李玮玲和李显扬:将停止在社交媒体发布证据 期待私下和解

我们爱新加坡。这是我们的国家。我们的父亲用尽一生建设新加坡,为这个国家付出。我们希望新加坡获得最好的。要信守他的价值观,就要尊重他和他的精神遗产。

这封信为2017年6月14日以来发生的事件提供背景,并回应前几天国会上出现的一些说法。

背景

2015年4月12日,在我们父亲的遗嘱宣读当天,显龙与我们发生争执。他隔天要在国会上表明我们的父亲已改变主意,没有拆除欧思礼路38号故居的必要。我们自然无法同意,因为那不是真的。他也因玮玲能毫不受约束地继续住在故居而生气。他向我们大喊,并威逼我们。这让我们走上不归路。他自此没有再与我们说话。

不久后,显龙写信告诉我们,他聘请了一名律师(黄鲁胜)处理,还问我们的律师是谁。这让我们目瞪口呆。我们是手足,一起讨论父亲的故居,却得各自聘请律师。不久后,显龙停止与我们直接沟通。在我们父亲逝世后的首个农历新年团圆饭,我们的哥哥邀请了所有亲戚,除了我们。

我们在过去两年尝试通过各种中间调解人与他对话。我们在2017年6月14日发表声明不久后私下尝试和解,但却碰壁。因此,对于显龙在2017年7月4日声明表示希望和我们私下处理争执,我们欢迎。我们期待与他在没有律师或政府机构介入的情况下洽谈。

6月14日至今

在2017年6月14日发表的公开声明中,我们写道李显龙反对我们父亲李光耀拆除故居的意愿,滥用作为总理的权力,并且利用国家机关追求自己的个人目标。当时,一些新加坡人对这些指责表示怀疑——这些事情怎么会发生在新加坡?

自那以后,你们已见证所有三项指责的证据。李显龙称他回避参与,但却对由自己的部长组成的一个秘密委员会作广泛建议。他寻求挑战李光耀拆除欧思礼路38号故居的意愿,并且在宣誓声明中宣称李光耀在不知道内容的情况下执行遗嘱。显龙的公开声明与私人声明自相矛盾。显龙以总理的身份获取文件,并把它们用在自己的私人法律纠纷上。他滥用总理公署权力追求他的一己私欲。(我们也发表另一份文件简要总结至今的证据。)

在国会上,你已看到李总理和何晶曾有保存、翻新和搬进父亲故居以继承政治资本的意愿。李光耀签署翻新计划不意味着他接受故居应该被保存。显龙误导李光耀(与全家人)让他们认为故居必将列为国家古迹。(我们已出示多封电邮证明这点,这些电邮可在附上的总结中找到。)

有后备方案应对不代表一个人希望或接受某种情况发生。若有人说:“如果我的书本着火,请联络我的保险公司”,他并非因此接受书本应该被烧。

在此之上,你已看到国家机关急于协助李显龙的一幕。受严格管制的新加坡媒体不停地做出不客观的报道。部长们急于对事情“负责”,这些事情明显是在显龙指示下进行,目的就是不愿承认我们父亲的遗嘱。政府机构在三更半夜介入,为总理和何晶找借口。

李显龙是双面人。他在公共场合表现为一名行事光明磊落的儿子,寻求家中和谐。私底下,他用公权和他的下属暗中破坏李光耀的遗愿,攻击那些发声的人。

我们为何发声

我们是没有政治野心的普通公民。的确,我们不是政治人物,没有一个庞大的媒体宣传团队帮我们撰稿。我们无法不经过滤地使用主流媒体,也不善于用社交媒体。我们一路上犯了很多错误,请原谅我们。

我们只求尊重父亲李光耀在公开场合、书信、录制访谈和具法律约束力的最终遗嘱中反复表达的拆屋意愿。我们父亲的遗嘱在显龙的敦促下已由法院确立。我们希望新加坡能有这份心,尊重李光耀的遗愿。我们要表明,我们从来没有,现在也不要求获得任何特权或特殊待遇。我们需要遵循适当的程序,而不是一个攻击遗愿和遗嘱的秘密委员会。旧屋不是庙堂,我们的父亲也不是神。

我们得学会过没有他的日子。寻求履行父亲遗愿的过程中,我们付出了巨大的代价,这代价远超出任何一份房产的金钱价值。显龙一边假装尊重我们父母的遗愿,另一边却利用公器违逆他们,这是不对的。

我们爱着新加坡,也只求国家在一个有诚信、尊重法治的政府带领下繁荣昌盛。如果有个中立、公正的场合让我们私下化解分歧,我们不会把这起纠纷公开。试想,如果你是你父亲遗嘱的执行人,但你的哥哥却用他的职权来挑战父亲这份具法律效力的遗嘱,损害父亲的遗愿,你会闷不吭声吗?

如果我们父亲还在世,他肯定会对当前的局面感到愤怒。他的遗愿再清楚不过——他要拆除旧屋,因为他知道这对新加坡是对的事。他不要新加坡人对他搞个人崇拜。我们的母亲也不要陌生人侵入他们的家。他们的愿望与对新加坡最有利的做法一致。我们必须超越李光耀的遗留下来的物品,展望新加坡的未来。

关于最近的国会辩论

我们提供了部分证据,但受到敌视和否定。最近的国会辩论提出的疑问比得到的答复还多。我们没有办法在国会提呈我们的观点,所以除了通过这封信作出回复别无选择。

李总理的政党控制国会里几乎所有的议席,所以要议员们有效问责总理是不可能的。过程中没有任何一个独立调查员去搜集证据、盘问其他人证,或传召政府本身的记录。如我们之前所提,国会并不是调查这类事件的适当场所。

国会辩论中,很多议员附和李显龙对李光耀遗嘱和我们的攻击。这完全证明我们所说的,即显龙的下属受制于他,无法公正地审判他们的上司。

当然,我们认同政府在法律上有权有违背李光耀遗愿将故居列为古迹。但李显龙逾越了这个界限。他试图重写关于李光耀对拆屋的立场的历史,不可思议地声称李光耀不可动摇的愿望动摇了。显龙的最终目标是保存旧屋,同时假扮尊重李光耀。

看来此时如果再通过社交媒体公开更多证据只会混淆事实,迫使政府机构为李总理找借口。如果有一个真正独立的调查团检视证据,欢迎他们向我们索要这些证据。说到底,要不要李显龙如实表述,必需由新加坡人民来决定。

关于部长委员会

2015年12月,李光耀遗嘱执行人与李显龙达至和解协议。根据协议,李显龙确认李光耀的最终遗嘱,并特意认同最终遗嘱里的拆屋条款。李显龙也答应回避所有有关故居的政府决策。李光耀的三个孩子公开发表联合声明宣布李光耀拆屋的意愿。李显龙署名这份和解协议,就代表他接受李光耀的最终遗嘱是具有法律约束力的最终文件。

我们当时相信这是个好的结局,所以2016年黄循财告知新加坡内阁成立委员会研究李光耀对故居的想法的时候感到惊讶。李显龙违反了自己在协议中所做的中立承诺以及自己表示过的“回避”,向这个委员会作出大量的陈述。

李显龙意图通过部长委员会秘密攻击我们父亲遗嘱的第七条款,此事昭然若揭。他试图通过这么做来损害我们父亲拆屋的遗愿,及李玮玲在旧屋自由居住的权利。

我们所做的不过是回应李显龙对我们和父亲最终遗嘱的攻击,这些攻击得到委员会附和。我们没有指望得到任何特权或差别待遇。是委员会找上我们,不是我们去找委员会。我们依据自己作为李光耀遗嘱执行人的职责回应了委员会的询问。

有些人指责我们反对委员会是因为委员会提出了“不便回答”的问题。这只是个挡箭牌。事实上,我们数次详细回答了委员会的“不便回答”的问题,而委员会却无视我们的回答,继续附和李显龙。

我们反对的不是委员会提出的问题不便回答,而是这些问题极度不恰当。当一个秘密委员会试图“重新审视”或要“超越”一份具法律约束力的遗嘱时,这么做是无视法律和分权。

到了2017年,李显龙通过宣誓声明的方式做出指控,将攻击升级。委员会硬推我们做出宣誓声明并让总检察署涉入,这让我们看清,这是一次秘密审讯,让李显龙绕过法庭对我们父亲遗嘱的判决。他通过委员会暗箱操作的无情攻击,迫使我们将事情公诸于世。

李显龙怎么可以恣意无视他在和解协议下的法律义务?一个由下属组成的委员会怎么可能在一起对涉及总理的纠纷做到客观、公正?对于具法律约束力的遗嘱,一个部长委员会又怎么能是重新审视遗嘱效力的适当场合?

李显龙将他对李光耀遗产支配的不满交由下属组成的委员会来处理,是不对的。这其中存在很明显的利益冲突,根本不可能被视为是一个公正的讨论平台。如果李显龙希望挑战遗嘱,正确的管道由始至终都应该是法院。

李显龙现在是想掩盖自己严重滥用职权。他想假装这只是一个普通的部长委员会,是一群位高权重的部长们聚在一起,希望“更清楚地了解(李光耀)对房子的看法”。(李光耀的遗嘱和公开声明已经十分明确地表明了他的看法。)

现在有人声称部长委员会的目的是完全单纯的。如果真是这样,为什么委员会那么神秘?关于这个委员会的成员有谁、他们正在考虑哪些选项,以及他们最后要达成哪些决定,这些很简单的问题,我们已经追问了将近一年了。

但是我们终究没有等来答案。作为房产的持有人以及李光耀的遗产执行人,我们有权知道这些基本的实情。如果委员会的目的像它说的那么单纯,他们就应该及时、公开透明地回答我们的问题。

现在的说法是,委员会的使命范围很广,要针对处理欧思礼路38号故居“探讨不同可能性”,也曾与我们探讨过这些不同的选项。这种说法把委员会的工作和早在委员会成立之前,委员会成员以个人身份与我们就不同选项所进行的沟通混为一谈。委员会与我们的沟通几乎完全专注于李显龙对李光耀遗嘱的质疑。(如果委员会反对我们的描述,我们欢迎双方发布完整的、未经修改的信件往来。)如果委员会是认真在探讨故居去留的选项,我们会非常乐意提供我们的意见。

关于我们父亲的遗嘱

各方现在已经达成共识,李光耀希望拆除故居的意愿是坚定不移的 – 引用李显龙4月7日的演讲:我们父亲“一直希望拆除”欧思礼路故居。如果政府不遵循他的意愿拆除房子,李光耀当然也有后备方案。他在遗嘱中的第七条第三句话中写道:如果房子被政府勒令不能拆除,他希望只有他的孩子和子孙能随意进出。很明显地,他并没有“接受”政府应该将房子列为古迹的说法。留下如何处理负面情况的指示并不代表你接受或希望这种情况发生。李光耀一直认为房子被列为古迹的可能性是令人难过和遗憾的。

法院一旦确立遗嘱认证书,就说明遗嘱具法律约束力,代表李光耀最终、最全面的意愿。如果李显龙质疑并想挑战我们父亲的遗嘱,他在法院确立遗嘱认证书的过程中有许多机会这么做。我们希望他可以停止攻击遗嘱的有效性。如果政府尊重权力分立,这件事的定案就应该以李光耀的遗嘱为准。法庭才是解决遗嘱纠纷的正确平台。

我们很高兴委员会承认他们无权裁定李光耀遗嘱的有效性。我们也认为没有必要再向现在的委员会提供更多意见。

关于未来

我们不是政治人物,也不希望看到新加坡被卷入一个无止境的公开争论。就眼下情况,在我们父亲的意愿不被攻击或错误解读的前提下,我们会停止在社交媒体上公开更多证据。到最后,是否要李显龙负责、如何负责,要由新加坡的政府和人民决定。

自2017年6月14日以来,许多新加坡人向我们表示了支持。我们要感谢每一个人对我们父母的爱和尊重,以及所有的祝福。我们也要感谢你们对新加坡的关心。我们的父亲帮助建立的新加坡是一个永远将诚信与法制和国家利益放在第一位的地方。我们明白许多人对于房子的去留有不同意见,也尊重你们不同的看法。由衷地感谢你们。

李玮玲 李显扬

李光耀联合遗嘱执行人

2017年7月6日 星期四
来自/早报数码联合早报

Lee Kuan Yew’s family to donate the value of Oxley Rd house to charity

PM Lee Hsien Loong, Mr Lee Hsien Yang and Dr Lee Wei Ling reiterate their request that Singaporeans respect the wishes of the late Mr Lee Kuan Yew, who passed away in March.

SINGAPORE: Prime Minister Lee Hsien Loong and his brother Lee Hsien Yang will each donate half the value of the Oxley Road house of their father, the late Mr Lee Kuan Yew, to charities named in the obituary notice, the Prime Minister announced on Facebook on Friday (Dec 4). Mr Lee Kuan Yew passed away on March 23 this year.

The eight charities are:

Education Fund
NTUC-U Care Fund
Garden City Fund
CDAC
Mendaki
Association of Muslim Professionals
Sinda
Eurasian Association

PM Lee added that he will recuse himself from any Government decision made on the house.

“To honour the late Mr Lee Kuan Yew, Mr Lee Hsien Loong and Mr Lee Hsien Yang have each agreed to donate half the value of 38 Oxley Road to the charities named in the late Mr Lee Kuan Yew’s obituary notice,” wrote PM Lee.

“Dr Lee Wei Ling and Mr Lee Hsien Yang would like to honour the wish of the late Mr Lee Kuan Yew that the house at 38 Oxley Road be demolished after Dr Lee Wei Ling ceases to live in it.

“Mr Lee Hsien Loong has recused himself from all government decisions involving 38 Oxley Road and, in his personal capacity, would also like to see this wish honoured.”

“Speaking as the children of the late Mr Lee Kuan Yew, Mr Lee Hsien Loong, Dr Lee Wei Ling and Mr Lee Hsien Yang hope the government will allow the late Mr Lee Kuan Yew’s wish for the demolition of the house to be honoured and that all Singaporeans will support their cause.”

Mr Lee Kuan Yew wrote in paragraph 7 of his will: “I further declare that it is my wish, and the wish of my late wife, KWA GEOK CHOO, that our house at 38 Oxley Road, Singapore 238629 (‘the House’) be demolished immediately after my death or, if my daughter, Wei Ling, would prefer to continue living in the original house, immediately after she moves out of the House. I would ask each of my children to ensure our wishes with respect to the demolition of the House be carried out. If our children are unable to demolish the House as a result of any changes in the law, rules or regulations binding them, it is my wish that the House never be opened to others except my children, their families and descendants. My view on this has been made public before and remains unchanged. My statement of wishes in this paragraph 7 may be publicly disclosed notwithstanding that the rest of my Will is private.”

Continue reading

就父亲生前访谈档案使用权 李显扬李玮玲寻求高庭解读

已故建国总理李光耀的女儿李玮玲医生和次子李显扬,以遗嘱执行人兼信托人的身份,就李光耀与政府立下的访谈协议,寻求高庭协助解读。

总检察署发言人回答本报询问时说:“相关协议是跟已故李光耀先生接受口述历史中心访问时,一些访问的保管和使用权有关。政府会向高庭确立协议的解读和法律情况。”

立杰律师事务所(Rajah & Tann LLP)管理合伙人李永铭高级律师,是在本月2日代表李玮玲和李显扬提出上述申请。代表总检察署的是副首席政府律师许遵权。

李玮玲和李显扬昨天通过立杰律师事务所发表文告说,他们向政府要求李光耀在1981年和1982年的访谈记录抄本,并指“这些笔录本其实属于李光耀的遗产”。

文告说,这个要求是应1983年初期李光耀与政府之间立下的访谈协议而提出的,但政府不认为李光耀的遗产有权使用和享有这些访谈记录抄本。李光耀的遗嘱执行人兼信托人因此向高庭提出申请,要求阐明相关协议。

这起申请昨早在高庭内堂举行第一个审前会议,下个审前会议订下月27日举行。

李光耀是在2013年12月17日立遗嘱,把李玮玲和李显扬列为遗嘱执行人及信托人。他因严重肺炎住院超过六周后,今年3月23日凌晨与世长辞,享年91岁。

李玮玲和李显扬今年6月也以李光耀遗嘱执行人及信托人身份,将55件原本摆放在父亲位于欧思礼路故居的家具、书画、书籍、摆设品捐赠给国家文物局。这些文物目前在国家博物馆名为《共创家国》的特展中展出。

 

联合早报

傅丽云

2015年09月23日

Govt not making any decision yet on Mr Lee Kuan Yew’s Oxley Road home

SINGAPORE – No immediate decision will be made by the Government on whether the home of the late Mr Lee Kuan Yew on Oxley Road will be demolished as his daughter, Dr Lee Wei Ling, will continue to live there, said Prime Minister Lee Hsien Loong said today (April 13).

Responding to calls from the public to turn the house at 38 Oxley Road into a museum and a memorial to Mr Lee, the Prime Minister also revealed that Cabinet ministers had tried hard to change his mind about razing the property, but to no avail.

“Mr Lee’s position on 38 Oxley Road was unwavering over the years, and fully consistent with his lifelong values,” said PM Lee, adding that Singaporeeans should respect the wishes of Mr Lee and his wife, Madam Kwa Geok Choo, who also wanted the house to be demolished.

He added: “If and when (Dr Lee) no longer lives in the house, Mr Lee has stated his wishes as to what then should be done. At that point, speaking as a son, I would like to see these wishes carried out. However, it will be up to the Government of the day to consider the matter.”

Mr Lee had made a will in 2013, appointing the Prime Minister’s siblings, Mr Lee Hsien Yang and Dr Lee, as his executors and trustees.

PM Lee said that his father was adamant that the house be demolished after his death, and had written formally to the Cabinet at least twice to put his wishes on the record. “He said ‘it should not be kept as a kind of relic’. He said that he had seen too many other houses of famous people ‘kept frozen in time … as a monument with people tramping in and out’. They invariably ‘become shabby’,” PM Lee said.

“My mother also felt strongly about this. She was most distressed at the thought of people coming through her private spaces after she and my father had passed away, to see how they had lived.”

PM Lee noted that his father had stated his view on the matter in one of his books, Hard Truths to Keep Singapore Going, which was published in 2011. “This caused a public reaction, as some people wanted the house preserved,” PM Lee noted. So in December 2011, after he had retired from the Cabinet, PM Lee held a special Cabinet meeting and invited Mr Lee to attend to discuss the matter.

“The ministers tried hard to change his mind. After the meeting, Mr Lee wrote to the Cabinet: ‘Cabinet members were unanimous that 38 Oxley Road should not be demolished as I wanted. I have reflected on this and decided that if 38 Oxley Road is to be preserved, it needs to have its foundations reinforced and the whole building refurbished. It must then be let out for people to live in. An empty building will soon decline and decay.’”

Two years later, Mr Lee made his will.

On Sunday, Dr Lee and Mr Lee Hsien Yang issued a press statement, urging Singaporeans to respect the late Mr Lee’s wish to demolish his home after his death or after Dr Lee moves out.

In the will, dated Dec 17 2013, Mr Lee wrote that in the event that his children are unable to demolish the house as a result of any changes in the law, rules or regulations binding them, it is his wish that the house never be opened to others except his children, their family and descendants.

http://www.todayonline.com/
BY SIAU MING EN
PUBLISHED: APRIL 13, 2015
UPDATED: APRIL 14, 2015

女儿李玮玲将继续居住 李光耀故居不会马上拆除

李总理说,由于李玮玲医生没打算搬离欧思礼路38号的房子,政府目前不必就房子是否保留做决定。不过,要是李玮玲不再住在那里,他身为儿子,希望能执行父亲李光耀拆房的遗愿。

建国总理李光耀的女儿李玮玲医生将继续居住在父亲位于欧思礼路38号的故居,这栋旧式洋房暂时不会马上拆除,政府也不必现在就针对房子是否保留做出决定。

李显龙总理昨天在国会针对李光耀故居发表声明时透露,李玮玲已向他表示,有意继续住在欧思礼路的房子。

李光耀生前立下遗嘱,坚持在他死后拆除住家。他的遗嘱执行人兼信托人,即次子李显扬和女儿李玮玲前天发声明表示,将按照遗嘱执行父亲遗愿。

两人公开李光耀于2013年12月17日所立下的遗嘱的部分内容。他在遗嘱中写道:“这是我的愿望,也是亡妻柯玉芝的愿望。在我过世以后,我欧思礼路38号的房子必须马上拆除。如果我女儿玮玲选择继续居住,房子也必须在玮玲搬出后马上拆除。”

李光耀两度致函内阁 提出拆房要求

李总理表示,李光耀对于拆房的立场多年来未曾动摇,他希望人们能尊重李光耀和柯玉芝的意愿。

“如果李玮玲不再住在这栋房子里,而李先生已表明希望如何处置。到时,我身为儿子,希望能执行他的遗愿。不过,这必须由届时的政府决定如何处理这件事。”

李总理透露,李光耀至少两次致函内阁提出拆房的要求。李光耀曾说,他的住家“不应保留为一种遗迹”,他见过太多显赫人士的住家“被时间冻结……成为人们肆意进出的纪念标志”,它们几乎都“变得破旧”。

内阁曾开特别会议讨论

李总理说:“我母亲对此也持有强烈意见。一想到在她和我父亲去世后,人们就能进入她的私人空间,看他们如何生活,她就感到非常苦恼。”

李光耀在《李光耀:新加坡赖以生存的硬道理》一书中表达拆房的愿望,当时引起社会哗然,不少人希望他能改变主意,把房子保留下来。

李总理说,他在2011年12月召开特别内阁会议,讨论如何处理欧思礼路38号的房子,并邀请了已退出内阁的李光耀出席。

会议后,李光耀致函内阁说,他听取了内阁成员的意见后,决定如果必须保留故居,那就一定要加强其基础、翻新整栋楼,并让人入住。他说:“一个空置的楼房很快就会破落和腐坏。”

欧思礼路38号的房子可说是李光耀生命中最重要的坐标。他自1940年代起就住在那里,三个子女也都在那里长大。

这个住所在新加坡争取自治和独立的建国历程中也占有重要地位。人民行动党1954年成立前,创党成员多次聚集在屋内地下室开会,商讨党名、党徽、理念和新加坡的未来,因此可说是催生行动党的摇篮。

对于李光耀故居的存留,白静龙(19岁,学生)认为,应该尊重李光耀的遗愿。他受访时说:“他是名高瞻远瞩的伟人,一定考虑到周围的发展,才决定让后人拆除。其实,我们可以通过其他方式保留记忆,如建造复制版,再将原址的一些家具搬过去,相信仍能达到纪念的意义。”

王添溪(75岁,退休人士)则希望将住宅保留。“他的房子是新加坡历史的一部分,如果拆除了,就好像失去了某样东西,成为不完整的记忆。”

 

联合早报

2015年04月14日

李光耀遗嘱指示拆除故居 子女决定执行遗愿

李光耀遗嘱写道:“这是我的愿望,也是亡妻柯玉芝的愿望。在我过世后,我欧思礼路38号住家必须即刻拆除……我要求我每一个孩子务必执行我们的愿望。”

建国总理李光耀生前立了遗嘱,坚持他死后拆掉位于欧思礼路38号的住家。昨天,他的遗嘱执行人及信托人——次子李显扬和女儿李玮玲医生发声明表示,将按照遗嘱执行父亲遗愿。

李光耀是在2013年12月17日立下这份遗嘱,他在遗嘱中写道:“这是我的愿望,也是亡妻柯玉芝的愿望。在我过世以后,我欧思礼路38号的住家必须即刻拆除。如果我女儿玮玲选择继续居住,那么房子必须在玮玲搬出后即刻拆除。关于拆掉房子,我要求我每一个孩子务必执行我们的愿望。”

李玮玲和李显扬在声明中说,父亲曾在多个场合公开表示这个愿望,包括在《李光耀:新加坡赖以生存的硬道理》一书里。此外,父母亲也私下在多个场合向子女表达同样意愿。父亲甚至在遗嘱中注明“这个公开过的愿望保持不变”。

两姐弟表示,父亲清楚知道一些人希望保留他的住所,但他一直坚持初衷。李光耀因此也在遗嘱中说:“如果我们的子女因法律的修改或因各种规则和条例约束而无法拆除房子,那么我希望除了我的子女、他们的家人及后代子孙以外,房子绝不对外开放。”

李玮玲和李显扬表示,他们有作为遗嘱执行人的责任及作为子女的道德义务,须严格执行李光耀的遗嘱。

他们说:“家父为服务新加坡人民而奉献一生,我们希望国人能尊重他的遗愿。”两人也感谢国人对李光耀的爱戴与尊重,他们为此深受感动。

李光耀因严重肺炎住院超过六周后,于3月23日凌晨与世长辞,享年91岁。

李光耀辞世后举国哀悼一周期间,超过165万人到国会大厦和全国社区悼念处向他致敬。不少人过去几周也提议以不同方式纪念李光耀,包括保留他住了一辈子的居所,让世世代代新加坡人参观。

有网民联署希望改建为公共博物馆

有网民还在网上发起联署,希望将李光耀故居改建为公共博物馆,让公众参观,也借此灌输爱国精神及培养国家凝聚力。网民表示,房子一旦拆除就无法逆转,因此希望政府三思而行。

欧思礼路38号房子在100多年前建造,它可说是李光耀生命中最重要的坐标。

李光耀自1940年代起就住在这里,三个子女——李显龙总理、李玮玲和李显扬,也都在此长大。

这个居所在新加坡争取自治和独立的建国历程中也占有重要地位:行动党1954年成立前,创党成员多次聚集在屋内地下室开会,商讨党名、党徽、理念和新加坡的未来,因此这里可说是行动党的诞生地。

不过,李光耀在《硬道理》中说,由于他住家邻近的屋子都不可以建高,拆屋后该地段就可以改变规划,把屋子建高,土地价值也会提升。

他也指出,这栋屋子已经老旧,虽然柱子还稳,但墙壁已龟裂,要保留及维修将花费不菲。

国会今天复会,几位议员将提出纪念李光耀的方式。西海岸集选区议员胡美霞将提议,将每年的一天定为建国元勋日(Founder’s Day),提醒新加坡人建国历程的艰辛,并反思国家的价值观与原则。

她昨晚受访时说,能理解新加坡人为什么希望保留李光耀故居,但国人应尊重李光耀的遗愿。李显龙总理今天预料也将在国会针对老屋子如何处置发言。

 

联合早报

林子恒

2015年04月13日

Mr Lee Kuan Yew wanted Oxley Road home demolished as stated in will; children ask public to respect wishes

SINGAPORE – First prime minister Lee Kuan Yew had asked for his house to be demolished after his death, and the executors of his will on Sunday asked Singaporeans to respect this wish.

Mr Lee died on March 23, aged 91.

Mr Lee’s only daughter, Dr Lee Wei Ling, and younger son, Mr Lee Hsien Yang, said in a statement that their father had made this wish public.

Their parents also expressed the same wish regarding the family home to their children in private on numerous occasions, the siblings added.

“Our father has given his life in service to the people of Singapore,” they said. “We hope that the people of Singapore will honour and respect his stated wish in his last will and testament.”

Both siblings said Mr Lee had appointed them as executors and trustees of his last will, dated Dec 17, 2013. The statement comes amid calls to turn Mr Lee’s home for over six decades into a museum or a heritage site.

The Straits Times understands that Prime Minister Lee Hsien Loong will speak on the subject of his father’s wishes regarding the house at 38, Oxley Road, in Parliament on Monday afternoon.

In their statement, his siblings thanked Singaporeans for sharing in their grief and said they were touched by the outpouring of affection and respect for him.

They noted that in his will, Mr Lee Kuan Yew spelt out his wish, and that of his wife Kwa Geok Choo, who died in 2010, that the house “be demolished immediately after my death or if my daughter, Wei Ling, would prefer to continue living in the original house, immediately after she moves out of the House”.

“I would ask each of my children to ensure our wishes with respect to the demolition of the House be carried out,” he added.

The statement cited Mr Lee as saying in his will: “My view on this has been made public before and remains unchanged.”

It added that Mr Lee was well aware of calls to preserve his home, but his wish “was unwavering, and was for the house to be torn down upon his passing”.

Dr Lee and Mr Lee Hsien Yang said their father was also concerned that an order might be issued against his wishes, and had added in his will: “If our children are unable to demolish the House as a result of any changes in the law, rules or regulations binding them, it is my wish that the House never be opened to others except my children, their families and descendants.”

They said they had a duty as executors and trustees of the will, and a moral obligation as children, to ensure his will “is administered strictly as stated”.

PAP MP Alex Yam said Mr Lee’s wishes and those of his family should be respected, adding: “His legacy lies beyond the confines of 38, Oxley Road.”

“We find it in the streets of a peaceful, stable and united Singapore. His memory will be better served in our collective efforts to carry Singapore forward to the next 50 years”.

The Straits Time
APR 12, 2015

陆交局设千万元基金 培养更多地铁公交人才

由劳资政三方共同管理的“公共交通人力发展基金”主要是为培养和留住地铁工程领域人才,近半款项将用作奖学金和培训津贴,每年供450名学生和已入行的专才报读课程。本地公交业现有7000多名工程师和技术人员,未来每年或增加多达1000人。

陆路交通管理局将在未来三年投入1250万元设立新基金,从招聘、培训和擢升等多个方面着手,为我国公共交通工程领域培养生力军并留住人才。

由公共交通劳资政三方委员会管理的“公共交通人力发展基金”(Public Transport Manpower Development Fund),主要是为面临人才短缺的本地地铁工程领域而设。当中近半的基金款项将用于资助奖学金和培训津贴。

陆交局和两家公交业者每年预料共同出资最高200万元,通过发放奖学金和津贴,鼓励约450名本地学生和已入行的工程专才报读与地铁工程相关的课程。有意申请者可从明年起向当局提出申请。 Continue reading

许文远: 除关注地铁巴士可靠性 交通部也须聚焦航空和海事业

过去一个多月,地铁故障事故仍不时发生,交通部长许文远再次呼吁新加坡人给予谅解和支持,但他也同时提醒,新加坡也须着重应付航空与海事领域的激烈竞争和挑战,否则将影响成千上万个新加坡人的就业机会。

上月接管交通部的许文远昨天透过博文点出,交通部须负责处理的课题远大于地铁系统,他在专注于提升地铁和巴士可靠性的同时,也须把焦点放在其他领域特别是航空和海事业,它们是我国经济增长的重要领域,关系许多新加坡人的就业机会,但“前方有强烈的逆风和气流”。

例如,航空业占国内生产总值约6%,提供超过16万份就业机会,但过去两年来,樟宜机场的乘客量增长已有所放缓,而一些竞争对手的乘客量仍持续取得增长。

航空与海事业占GDP约13%

提供33万份就业机会 Continue reading

发展概念总蓝图出炉 24公里铁道走廊营造“生活绿脉”

铁道走廊将设有超过120个出入点,以后访客从沿途的住宅区或工作场所,只需步行400米内或五分钟就可进出这条绿色长廊,方便人们步行或骑脚踏车,投入大自然怀抱。

筹划了四年的铁道走廊发展概念总蓝图昨天出炉,这条从北到南贯穿新加坡八个选区、全长24公里的铁道走廊在增添绿意和保留历史遗产的同时,将打造为生气蓬勃的“生活绿脉”,让沿途居住和工作的约100万人日后只需步行五分钟,便可环抱大自然,享有风光宜人的独特休闲体验。

与此同时,靠近武吉知马火车站和铁道广场(The Rail Mall)的两座“火车桥”,预料将在下月底列为保存建筑。它们是本地仅存的四座钢桁架桥的其中两座,不但建筑结构设计罕见,也是武吉知马的独特地标,连接着铁道走廊的历史和未来。 Continue reading

李显龙总理:华族文化中心将成为本地华族文化重镇

明年底竣工的新加坡华族文化中心,将成为本地华族的文化重镇。李显龙总理说,中心会提供为年轻人量身定做的活动,成为各个宗乡会馆吸引年轻一代和展示新加坡独特华族文化的平台。

他说,本着对中华文化的热爱,本地的华族文化活动一直获得来自其他国家地区华人的支持,但是大家还是需要了解新加坡独特的历史和文化背景,掌握国家发展需求,这样才能帮助我国的华族文化茁壮起来,传承下去。

李总理昨晚出席新加坡宗乡会馆联合总会30周年庆暨筹款晚宴时说,在宗乡总会会长蔡天宝领导下,华族文化中心目前已获得近2880万元的认捐,超出原来目标。他在感谢商家,华社团体和企业的大力支持时,希望大家继续慷慨解囊,为中心的长期发展奠下良好基础。

他也指出,政府全力支持这个项目,中心百分之九十的发展费用由政府承担。另外,政府每年会拨出一笔款项支持中心的运作开销。 Continue reading

建设局预计明年中完成 电梯安全系统和框架定期检讨

建设局正在对电梯安全系统进行定期检讨,检讨工作预计于明年中完成,该局届时将决定如何改善现有的电梯安全系统。

上月9日上午,85岁老妇邱美华在达曼裕廊塔景路第322座组屋住家乘搭电梯上楼时,左掌被电梯门扯断,使电梯安全课题备受关注。

新加坡建设局昨天发出文告说,该局目前正在就电梯安全系统进行定期检讨,除了感应系统和防护边(safety edge)等安全设备外,该局也在检讨现有的电梯安全框架。

建设局也正在搜集业内人士的意见,探讨如何利用可行的方式改善现有的电梯设备。检讨工作预计将于明年中期完成。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