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俊刚: 别只看到1600万

本月13日,早报一位叫黄锦崇的读者在交流站发表投函,引述报章的报道人民行动党市镇会协调主席张俰宾的话说,一些市镇会“可能有几个百分点的投资组合是投资在迷你债券的……。而裕廊区议员哈莉玛女士则透露,裕廊市理会没有投资在迷你债券,却有1500万是投资在高风险但保本的基金工具上。”

作者觉得两人所透露的细节少之又少,叫人摸不清状况,到底是多少?应让居民知道。

市镇会没有回复这封读者投函,不过,日前却有官委议员在国会提出了类似的问题,并由国家发展部高级政务部长傅海燕出面回答,首次让人知道,8个市镇会共投资约1600万元于雷曼迷你债券和其他金融结构性产品,包括星展高升短期债券5和美林Jubilee联赢票据3。其中,荷兰—武吉班让和白沙-榜鹅两个市镇会受到的冲击最大,它们分别投资了800万和400万元,投资金额分别占两个市镇会投资基金的6.7%和2.6%。

行动党14个市镇会随即也发表联合文告,透露除了上述两个市镇会,另有6个市镇会也在雷曼产品上投资了总共400万元,它们是阿裕尼、宏茂桥—杨厝港、丰加、马林百列、淡滨尼和丹戎巴葛市镇会。市镇会总算做了交代。

以上是透明的信息,各市镇会居民是可以查证的。市镇会公开了相关信息,应该可以消除人们的疑虑和诸多的猜测。

1600万元可能泡汤,那确实是个不小的数目。但是,人们同时应该也看到其他相关的数据。这包括:行动党14个市镇会累积的基金约20亿,过去6年来,它们取得每年约3%的投资回报率;1600万元占14个市镇会投资基金仅0.8%;过去6年来,荷兰—武吉班让市镇会取得2400万元投资回报;过去5年来,白沙—榜鹅市镇会取得436万元的投资回报;各市镇会的投资符合国家发展部的规定和限制。从上述数据,我们也可以看到,各市镇会的投资回报总体而言还是不错的。它们还是为居民赚多了一些钱。当然,如果为了百分百安全,不投资,那么累积基金的本金就能原封不动,但这一来就不可能有回报,还会因为银行利息低以及通货膨胀而缩水。

不能以个别投资项目衡量得失

市镇会投资迷你债券失利,就同近万名投资同类结构性金融产品失利的公众人士一样,所不同的,是它们无法喊冤,说自己也是“苦主”。据所知,市镇会一般上是通过专业的基金经理投资。就如淡马锡控股或是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如果它们也不幸遇上类似的投资失利,它们同样也无法喊说自己是“苦主”。因为,它们不能说自己是不知情或被误导的投资者,只能接受投资失利的事实,并从中吸取教训。

重要的是:一、总的来说,市镇会的投资结果,就如淡马锡和政府投资公司一样,是获利的,而且回报率远高于定期存款利息;二、它们的投资是适度的,有限制的,个别市镇会最多只能将35%累积基金投资在非新加坡政府发行的债券、基金或股票上;三、它们的账目是透明、可审计和可查核的。

专业和高明的投资者,包括淡马锡和政府投资公司也都有失手的时候。因此,我们不能以个别的投资项目来衡量得失,而必须看总的和长期的投资回报。市镇会投资雷曼兄弟迷你债券和类似金融产品失利突出说明一点,不是普通的投资者才会栽跟斗,即便专业投资经理也会有失手的时候。老实说,事前确实没有几个人会料到,百年老店雷曼会在一夜之间倒掉,而且美国政府竟然不救。

但是,市镇会投资失手比起别的投资者投资失手更引人关注,主要在于它们用以投资的钱,是来自市镇居民的累积基金,这是要用于组屋的维修和翻新等用途的,一次失手可能不成问题,如果连连失手,却很可能是大问题。所以,虽然当局目前无意修改投资准则来加强管制,如何更好地确保基金的安全,避免重蹈覆辙,还是值得各个市镇会深思熟虑的。

除此之外,从市民的角度来说,关心市镇会投资得失是理所当然之事,但是,我想要真正做到保障居民累积基金的安全,更重要的还在于如何确保市镇会任用得人,这也犹如淡马锡和政府投资公司一样。这些机构管理的是数以亿万元计的大钱,如果所用非人,像民进党当政时的台湾一样,出现许多会“A钱”(贪污舞弊)的政治人物和大小官员,那才是大问题。

 

作者是《联合早报》评论员

20/11/2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