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国总理李光耀 :廉洁关键在坚定政治决心

贪污调查局成立60周年

李光耀指出,经过这些年,我国已建立一个有效的反腐框架。领导者的清廉必须是毋庸置疑的。他们必须秉持和其他部长以及下属同样高标准的诚信,因为我国不会容忍贪腐。

建国总理李光耀指出,贪污的形式层出不穷,保持廉洁的关键在于坚定的政治决心与警觉性。

李光耀昨天以特别嘉宾身份出席贪污调查局成立60周年庆典时,发表声明指出:“最近的案件以性来换取利益,这是新形式的贪污。人类的创造力是永无止境的。”

他所指的案件是原民防总监林新邦和原中央肃毒局局长黄文艺,因涉嫌接受性贿赂而遭贪污调查局调查并控上法庭。

李光耀也在声明中说,当贪污情况在东亚和南亚近乎泛滥时,我国政府在1959年决定不同流合污。政府加强了肃贪的法律,授予贪污调查局人员盘问和搜取文件更大的权力。

“如果一个人所拥有的资产超出其正式收入,将假设他贪污。他得说明超出其收入资产的来源。”

李光耀说,我国成功保持廉洁的关键,在于强烈的政治决心、警觉,以及贪污调查局持之以恒地跟进每个举报和不当行为的线索。

他也为贪污调查局成立60周年特刊写了序文,叙述他自1959年担任总理后,政府在杜绝贪污方面的努力。

他指出,当时政府所面临的挑战是保持廉洁。“我们必须摆脱原有的贪婪、腐败和堕落的社会。当我在1959年成为总理,我的任务就是在一个严重贪腐的区域建立一个廉洁高效的政府。”

李光耀确立了国家每一元收入都必须妥善负责和交代的机制,并预防及制止权力可能被滥用的情况。

贪污调查局早在1952年就由英国人设立,但由于缺乏资源和法律权力,因此没有太大作为。直到李光耀担任总理后,他加强了法律权限和贪污调查局的组织结构。此后,贪污调查局直接归总理管辖。但如果总理不批准贪污调查局对任何人(包括总理本人)进行盘问或调查的时候,贪污调查局可以征询总统同意进行调查。换句话说,没有人可以被豁免。

李光耀指出,经过这些年,我国已建立一个有效的反腐框架。而领导者的清廉必须是毋庸置疑的。他们必须秉持和其他部长以及下属同样高标准的诚信,因为我国不会容忍贪腐。

李光耀指出,贪污调查局凭借透彻和无所畏惧的调查,成功地处理了一些涉及高级政府官员的贪污案子,建立了响亮的声誉。

他写道:“我们必须保持警惕,以清廉的公共服务和企业拒绝贪腐,确保新加坡继续被视为世界上最廉洁的国家之一。”

贪污调查局是诚信廉洁制度一部分。

贪污调查局数十年来之所以能够执行其职务,是因为它是强调诚信和廉洁制度的一部分。

李总理昨天出席该局成立60年庆典时说,人民行动党政府自1959年执政以来,就倾全力支持贪污调查局工作,包括拨款资助、提供人力、授予调查权或执法权。

这样强有力的政治领导力还包括领导层以身作则,坚守高度诚信,即使贪污调查局在调查过程中发现有部长涉嫌受贿,也丝毫不动摇。总理说:“行动党政府决意建设诚实的公共服务,以服务人民,而不是牺牲公众利益以满足一己私利。我们相信任人唯贤,让人们透过自身努力和能力取得成功,而不是通过其财富、地位或不当手段。”

国际透明组织(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贪污印象指数显示,新加坡去年排名第五,是亚洲最廉洁经济体。

在近15分钟演讲中,总理列举我国成功肃贪的四大元素。除强有力的政治领导层外,还有制定严格的法律、让政治与金钱脱钩,以及给予公务员合理报酬。防止贪污法令涵盖广泛范畴,包括公共和私人领域;既适用于行贿者和受贿者,也适用于所有“中间人”。此外一个人若被发现资产超出正式收入,就必须说明如何取得其财富。

另一方面,贪污调查局是独立的,局长由总统委任,直接向总理报告,如果总理不允许局长进行任何调查,他可以要求总统批准。至于政治与金钱脱钩,在许多发展中甚至是发达国家,政治离不开贪污和买票,许多候选人在选举过程花巨额经费,也依赖赞助,而赞助者往往为了“买保险”而同时捐钱给不同候选人。选举过后,候选人以及他们的赞助者也就会希望取得当选的回报。“相反,新加坡坚决避开金钱政治,例如通过法律规定候选人可用于竞选的金额顶限。这么一来,当选领导人就无需受制于任何人。”

最后,政府也按公务员工作范围,给予可媲美私人企业的相应报酬。这样一来,才能坚持高度诚信和高水平表现,也才可以不像其他国家般,因给予官员不实际的低工资,而造成贪污问题渗透到各阶层。

联合早报郑景祥 报道
2012年09月1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