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植树节活动首次走入树林 保护区广栽树苗 要让泥地变丛林

昨天的植树地点靠近森林区,到处泥泞难行。一名坐在椅子上的中年女居民看到李显龙总理(左二)时原本想站起来与他握手,却因椅脚陷入泥地而失去平衡,总理赶紧将她扶起。女居民的牛仔裤被泥土弄脏,但她没有受伤。(林国明摄)

一些居民虽不是第一次植树,但由于植树节活动一般在公园或组屋区进行,大家昨天都是首次在树林地区参与如此大规模的重新造林工程。尽管植树地点泥泞难行,却没有影响大家植树的热情。
20131104社区植树节活动今年首次走入森林保护区。宏茂桥集选区与盛港西区上千民众昨早踩着泥地小道,到汤申路上段旁边一片光秃秃的土地上栽植约300株树苗,希望那一株一株的树苗长成大树后,能保护土壤,并成为中央集水地带自然保护区的一部分,为野生动物提供重要的栖息环境。

一些居民虽已不是第一次植树,但由于植树节活动一般在公园或组屋区进行,大家昨天都是首次在树林地区参与如此大规模的重新造林(reforestation)工程。尽管位于实里达蓄水池上段与汤申路上段之间的植树地点泥泞难行,却没有影响大家植树的热情,有人挖坑、有人培土,两小时功夫就让原本黄色的泥地多了一抹绿意。

所谓重新造林,指的是透过植树或其他人为活动,帮助曾经是森林但被转化为非林地的土地,恢复植物生长,保护土壤不受风雨侵袭,并为动物提供栖息地。例如,昨天的植树地点原是新加坡武装部队的军用实弹射击区,后来一直荒置。国家公园局在2009年接手管理后,近几年展开造林绿化工作,并陆续与私人企业合作,在该地点栽植了近600株树苗。

加上居民配合植树节种下的300株树苗,面积约9公顷的空地目前有1公顷(近一个半足球场大小)的土地已种有树苗。公园局接下来将确保这项造林工作延续。

李显龙总理昨天也与居民一同参与造林工作,拿起锄头挖树坑,并在公园局人员的协助下将一株瓦氏油楠(Sepetir)树苗放入坑内。他也是宏茂桥集选区议员。

瓦氏油楠木俗称樟宜树,可生长至约50公尺高。居民昨天也种植另16个品种的树苗,包括日落洞树(Jelutong)、淡滨尼树(Tampines)和香灰莉树(Tembusu)。

经常带领自然爱好者到保护区游览的资深导览员兼公园局义工苏峇拉扎(50岁)解释说,居民栽种的树苗品种与自然保护区的树种相同,能加强本土物种的天然更新。

只要一代人时间

原本空地将成为树林

他指着植树地点后面一大片长势茂盛的翠绿树林说:“今天种植的树苗二三十年后将成长为大树。只要一代人的时间,我们就能看到变化,原本的空地将成为树林的一部分。”

苏峇拉扎指出,中央蓄水区生物多样性非常丰富,孕育着300多个品种的植物,以及各类哺乳动物、两栖动物、飞禽和昆虫等。本地仅剩的两头大冠鹫(crested serpent eagle)和濒临绝种的印尼叶猴(banded leaf monkey)就以这片树林为家。总理植树后也发现一条在树枝间活动的韦格勒蝮蛇(Wagler’s Pit Viper),引起了不少参与植树的居民好奇围观。

有趣的是,植树地点几十年前是义顺甘榜的所在地,当年村民在住家旁种下的许多棵榴梿树和红毛丹树仍存在。10岁的蔡铨隆昨天与父亲和姐姐一同参与活动,一见到总理就拿起落地的榴梿兴奋地给他看,并与他合照。

蔡铨隆是第一次参加植树活动,他希望与他一样高的树苗以后能长成大树。“我会在树苗上做记号,长大后带我的孩子回来这里,看大树是不是也已长大。”

宏茂桥集选区议员杨木光认为,举办这么大规模的活动虽有难度,但这对居民来说是很好的体验。他说:“社区植树向来在公园进行,但大家不可忽略植林的重要任务。”

配合清洁与绿化周,武吉班让区昨天也举办植树活动。该区议员张俰宾博士与居民在组屋区一共种植50株新树苗。

联合早报 黄伟曼
2013年11月0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