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宅民声被听见

实况报道

武吉知马路附近的金岭道最尾端,有一个由私人住宅居民共同经营的社区蔬果园。近几个月,园区旁刚建起的长方形亭子一到周末就聚集几十名居民。他们起初先是聚在一起话家常,后来有人干脆把亭子当做“小会所”,和邻居分享烹饪或园艺技巧,开班授课,也举办小派对。

摩绵金岭区(Moulmein Goldhill)邻里委员会主席洪建全(62岁)将蔬果园和今年6月刚筑起的新亭子形容为该区近1200户人家的“联络点”。他指出,园区的扩大为居民提供交流空间,有助重塑邻里关系。多了亭子后,居民自行组织起的兴趣小组有了更好的活动场所,邻里会主办的活动也召集到更多人参加。

官民沟通寻求双赢

人民协会辖下的各区邻里委员会自去年7月陆续推出One Connect一站式热线服务,专注于协助私宅居民解决日常维修问题,一些老私宅区近几年也获政府拨款,加入翻新计划。许多受访居民与基层领袖都表示,人协与政府对私宅居民的关注增加了。

然而,私宅区居民熟悉的一些老问题仍然存在。一些受访邻里会主席认为,私宅区没有邻里会会所,一些委员会成员和居民因而感觉受冷落。他们指出,邻里会因此得另辟蹊径,通过善用现有空间,甚至改变“邻里会只扮演协调角色”的观念,积极为居民争取权益,寻找新方案来应付问题。

金岭区蔬果园的设立就是其中一个成功例子。蔬果园建立于2008年,土地属于国有,但在基层协助下,居民顺利取得临时租用准证,让蔬果园合法化。私宅居民后来也与邻里会合力推动有关当局给予批准,将蔬果园旁边的临时遮盖修建为园区亭子。经过一年的时间,新亭子今年6月正式开放让居民使用。

该区邻里会助理秘书长高雷蒙(65岁)在区内服务超过20年。他指出,私宅区要解决的问题越来越广泛,也涉及不同政府机构,邻里会因此要懂得在争取居民权益和向居民解释政府政策之间取得平衡。

他说:“在商谈过程中,邻里会和政府机构的关系有时会变得紧张。但我认为,只有通过讨论才能解决问题,最终达致的方案经常不但符合居民利益,也让政府更了解私宅居民的诉求。结果是双赢。”

NCCC为邻里会提供交流平台

人协在1998年设立邻里委员会(Neighbourhood Committee,简称NC),邻里会成员一般被认为是私宅居民与政府之间的桥梁,责任是把居民的需要和建议转达给有关政府部门,也负责为居民举办各种社区活动及维护社区治安。在机制建立十多年后,有邻里会成员认为它的角色应进一步扩大,不过也有人觉得邻里会不能脱离协调社区事务的本分。

在这样的背景下,人协去年10月新设立的邻里委员会协调理事会(Neighbourhood Committees Coordinating Council,简称NCCC)接下来的发展动向值得关注。目前,新理事会主要协调全国145个邻里委员会更有规划地相互合作,为邻里会提供定期交流的平台。据了解,邻里会每三到四个月开一次会,分享各区对不同问题的应对手段。

“十枝筷子折不断”

实乞纳柠檬(Limau)区邻里委员会主席陈国光(65岁)与白沙西公民咨询委员会主席杨昔勤(49岁,建筑承包商)受访时指出,单是人协设立协调理事会的决定,就足以证明私宅区目前获更多关注。

洪建全则认为,该机制发挥群策群治的功效。他以“野猴闯私宅”为例指出,多个邻里会综合意见后集中反馈提交农粮兽医局和国家环境局,能发挥“十枝筷子折不断”的作用,给予有关当局更大压力。“我发现一起行动,效果更显著,当局会较快回复和反应。”

另一方面,杨昔勤提醒说,邻里会主要依靠义工运作,不同的邻里会成员对自己的责任有不一样的理解,有些邻里会刚成立时,也需要时间去适应和学习。他认为,140多个邻里会之间的办事能力难免参差不齐。

他说:“一些邻里会刚成立,就能处理很多任务,还能扮演多元的角色。有些邻里会却需要更多指导,工作才会渐上轨道。我认为,重要的是要培养他们服务社区的精神,其他的可以慢慢再探索。”

私宅居民适用管道

●邻里委员会协调理事会

人协去年10月成立邻里委员会协调理事会,以更有规划的方式为私宅居民举办活动,同时提供各方一个交流的平台。

理事会每四个月召集全岛140多个邻里会代表会面一次,从推广邻里活动、提高社区安全和保安,及加强与政府部门的沟通三大方面着手,探讨改善现有方式,制造更多相互合作的机会。

●One Connect社区计划

在白沙—榜鹅集选区及榜鹅东选区上个月联合推出One Connect一站式社区热线后,全岛几乎所有集选区的One Connect热线都已开通,私宅居民只需拨打一个热线号码,就能快速地与政府部门取得联系,解决邻里维修问题。

根据资料,计划从去年7月至今年9月,共记录了2784起个案,其中约87%已解决。受访议员与基层领袖指出,新热线有辅助社区工作的作用。据了解,每一集选区的分区月均接到三至六通热线电话。

荷兰—武吉知马集选区永康与正顺(Eng Kong and Cheng Soon)邻里委员会主席黄九稳(64岁)解释说,永康与正顺区的居民人口相对年长,接到的热线较少,但对于一些有年轻家庭的住宅区,热线提供了很大的帮助。

●私人住宅区翻新计划

(Estate Upgrading Programme,简称EUP)

国家发展部私宅区翻新计划2000年开始推行,各区公民咨询委员会在了解私宅区居民对提升居住环境的需求后,提交计划书申请款项,以进行美化社区景观以及拓宽行人道等翻新工程。计划委员会主席是孟理齐博士。

在计划下,政府至今已斥资1亿6700万元翻新54个私宅区,受益住户超过4万1000个。

“村长”管理小聚落 实乞纳私宅区“自治”

实乞纳惹兰柠檬的十户人家近几年与许多私宅区居民一样,面对恼人的停车问题。为一劳永逸,居民曾玉梅(50岁,家庭主妇)沿家挨户敲门,希望街坊签署陈情书,要求陆路交通管理局将街道中央白线改为断白线,让大家能在道路两旁停车。

曾玉梅不是柠檬区(Limau)邻里委员会的成员,但她最近受委为惹兰柠檬的街区代表。她受访时说:“我曾针对停车问题向邻里会投诉。后来,在他们的建议下,我决定自己寻找解决方案。作为居民,事情获妥善处理,我们是最大的受益者,不可能撒手不管吧?”

负责实乞纳区事务的东海岸集选区议员孟理齐博士指出,在实乞纳实行的“Kepala”(马来文“头”的意思,有“带头领导”含义)制度下,所有私宅区两年前起以街巷为界,划分成方便居民自治、由“村长”管理的小聚落;例如单单柠檬区就有54个聚落,约有40名村长。

孟理齐也是国防部兼国家发展部政务部长。他说:“如果有居民投诉,或在对话会上针对某个课题提出看法,我通常会建议对方成立并领导一个行动小组,并赋予他们权力去与有关单位接洽,或去进行户口调查、彻底了解问题。居民往往不但找到解决办法,过程中也对社区产生归属感。”

私宅住户去年突破20万户

根据新加坡统计局《2013年新加坡年鉴》,私宅住户去年首次突破20万户,在本地总住户中所占比率从14.9%扩大到18.1%,是10年来最高。

对于区内私宅居民占总居民人数比率高于全国水平的议员来说,尽管区内私宅住户与组屋住户比率接下来两年将保持稳定,但他们对私宅区的工作毫不松懈,甚至希望打破治理私宅区的旧理念,动员居民参与社区管理。

议员也认为,一些私宅居民也许不需要帮助,但他们可能愿意投身社区。义顺集选区议员李美花指出,她所管辖的私宅区就有好些居民挺身而出,在同区的组屋邻里当义工,协助低收入家庭。

她说:“我们为低收入居民庆生时,有些私宅居民会出钱赞助庆祝会费用。区里主办国庆日或母亲节大型宴会时,他们也会分担桌席费用,邀请组屋区弱势群体参加。”

在全岛15个集选区当中,私宅住户占显著比例的包括私宅居民比率高达41%的东海岸集选区、近三分之一居民是私宅居民的荷兰—武吉知马集选区、马林百列集选区和工人党管辖的阿裕尼集选区等。另外,一些分区的私宅居民比率也偏高,如由交通部长吕德耀管辖的摩绵分区,私宅比率就高达三分之二。李美花负责的义顺南区也有相当多私宅居民。

在单选区方面,由司徒宇斌管理的波动巴西区私宅居民占40%左右、张有福管辖的如切区甚至是只有四座政府组屋,组屋住户只占区内人口的0.9%。

议员摸索与私宅选民接触最佳方式

实乞纳的私宅居民占全区70%,对于孟理齐来说,议员无须刻意区分私宅与组屋居民,予以不同对待。他也指出,有必要打破人们认为的“私宅居民注重隐私”“私宅居民不愿意参与社区”等迷思。

当过社工的他指出,社区的规模越小,居民对社区认同的程度越高,面积大的私宅区应分为更小的街区来管理,基层领袖的职责则是建立居民间的联系,清楚每一户人家的需要。

虽然全岛各区已开通One Connect一站式热线,但孟理齐要求“村长”不要只依赖热线。他说:“热线只是辅助工具。即使有了热线,‘村长’仍肩负建立居民之间联系的重要任务。”

多数受访议员坦承本身还在摸索与私宅选民接触的最佳方式。宏茂桥集选区议员洪鼎基指出,私宅区较分散,要顺利走访所有居民,难度高。

孟理齐也坦承本身虽透过小聚会接触私宅居民,每当进行家访时,十个住宅中一般只有三户应门。

居民曾玉梅之前为停车问题展开社区调查时就吃了不少闭门羹,陈情书最终只有少过70%的居民签名。她说:“有些人会直接摔门,也有人表示不愿意多谈。我想,还有很多私宅居民不习惯与邻居打交道,这种观念只能慢慢改。”

人协去年10月设立邻里委员会协调理事会(简称NCCC)为全国145个邻里委员会(邻里会,简称NC)提供定期交流的平台,

分享各区对不同问题的应对手段,以及发挥群策群治的功效以进行更有规划的合作。

在这之前,邻里会去年7月陆续推出One Connect一站式热线服务,协助私宅居民解决日常维修问题;一些老私宅区近几年也获政府拨款,加入翻新计划。

许多受访居民与基层领袖都表示,人协与政府对私宅居民的关注增加了。

联合早报 黄伟曼
2013年11月1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