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俊刚:建设性政治需要创意和正能量

尽管一些新加坡人对两党制很是向往,但这个模式在世界各地实行的结果,无不弊端显现,最大的问题是朝野政党进行无休止的拉扯战,不仅真理没有越辩越明,还使国会陷入僵局,无法达致共识,甚至无法运作,大选则成了民粹竞标活动。

过去40年来,由于历史的原因,我国国会长时间一党独大,政治清明,因而避免了许多国家必须为政党恶斗付出惨重代价的恶果。即使事实摆在眼前,还是有不少新加坡人觉得,国会里应有更多反对党来制衡执政党,甚至认为我们应跟随英美的脚步,发展两党制。这种对政党政治欠缺认识,或是过于理想化的思维是危险的。因为,新加坡人整体来说不见得比台湾人或美国人聪明理性,肯定能够避免重蹈他们的覆辙。

所以,如果我们的政治依循英美的老路走,后果实在难以令人乐观。当然,我们可以对我们的政治人物有所期许,但进行政治制度上的创新,也许是更应该思考和着力的。其实,新加坡民主这些年来之所以行之有效,也正因为我们的建国领导人不信邪,不把英美的做法奉为“圣经”,不盲目移植,依样画葫芦,而是敢于根据国情自辟蹊径,因地制宜,因时制宜。但社会不断在变化,人心也不断在变化,新加坡民主若要继续保持其生命力,就必须能继续发挥这样的创新与革新能力,与时俱进。

政府在新国会会期提出的施政方针中强调,要达成国家未来的发展宏愿,“秉持以国以民为先的建设性政治原则非常重要。政治需要激烈的交锋和充满激情的辩论,但在许多国家,政治的喧嚣导致短期的民粹措施出台,有时候也造成僵局和瘫痪。这样的政治将使新加坡衰微。”

施政方针也指出:“所有人都应该加入辩论,了解课题,分享想法,并阐述自己的立场。这些辩论有时会引起各方激烈的情绪,但我们不能让这些分歧将我们撕裂。大家或许意见相左,但应该为了追求共善而着眼未来。辩论一旦尘埃落定,我们必须再次团结,万众一心地携手迈进。”

这当然是美好的政治愿望。但是,如果只有单纯的愿望,而没有可以促成这个愿望的相应机制,愿望就很可能会落空。在建设性政治的讨论中,如果就人民这个层次来说,至少有两个问题须要处理:其一,是我们的政治制度应如何革新与创新?其二,是我们应如何发挥民众的正能量,使他们更积极地参与民主的过程?

先说发挥民众正能量的问题。目前,网络上以及社会上都有一种“犬儒主义”的气氛在逐渐弥漫,这对于发展建设性政治是非常不利的。所谓犬儒主义,英文指的是cynicism,包含了对现行体制的质疑贬损、讥诮嘲讽、冷言酸话,把一切都说得一文不值等意思。总体上就是在散播一种负能量和消极态度。新加坡行为科学院学者David Chan教授称之为负面心态(Negativity mindset)。当人们已形成这样的负面心态时,建设性讨论就难以进行,因此也就不可能找到问题的解决方案。所以,必须得设法改变人们的心态,培养积极的心态;而方法之一,是让他们参与辨识问题及提出解决方案。(6月7日《海峡时报》)

基层参与文化

要人们参与讨论与集思广益解决问题,其过程首先当然得赋予他们适当的自主权,并有适当的机制和平台。政府在2011年大选后,其实已经开启了这么一道门,那就是启动了我们的新加坡全国对话会。有议员在这次的国会辩论中,也提出了在基层搭建更多民众参与平台的建议。其实,遍布在各选区里的基层组织,就是现成的平台。各区议员可以通过这些基层组织深入民众,逐渐培养一种基层参与的文化,以此来抗击网络上弥漫的负面气氛,可以避免少数不断在散发负能量的人,轻易地制造一种迷惑民众的假象,并制止这种不良的能量的传染。

基层民主建设除了放权,还须更进一步,即制度创新。新加坡人并不缺乏创意思维,何况我们现在已有不少专精于各个学术领域的智库,它们应是发挥正能量的主要源泉。不久前,国立大学政策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许林珠博士,和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一名博士生Yvonne Guo联合发表的文章(见5月31日《海峡时报》),便提出了一些建设性的看法。他们认为,在政策制定上,我们可以参照瑞士的一些做法。瑞士是个民众参与决策非常频繁的国家,而且动辄诉诸公投(全民表决),单单去年就进行了11次政策公投。

这是瑞士特有的政治传统,我们不能照搬,但基层民主的概念是可以撷取改进,以适应本地情况的。瑞士在地方上实行的审议式民主(Deliberative Democracy)就是其中之一。这样的讨论程序可以由社区领袖、公民组织成员或智囊团体启动,他们可以和社区居民一起,讨论一些影响他们居住环境的切身课题,如该如何解决地方上的交通问题,如何利用公园的空间,改善社区设施等,然后达致一个决定(引述同上)。这样的做法确实能让公民有一种当家做主的感觉,在心态上也可以由消极转向积极。

总的说,国人不能只是期望由政治人物来推动建设性政治,建设性政治需要公民社会的成长,民众理性思维和自主意识的提高。如果人民把一切都交给政治人物去做,自己只当看客,不发挥积极参与的正能量,建设性政治就难以发展。

作者是前新闻工作者,前国会议员。

 

 

吴俊刚

吴俊刚专栏

联合早报

2014年06月1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