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人冷静看待小印度骚乱叫人欣慰

国会侧记

“整体而言,新加坡人理性和冷静地回应,各方的努力协助确保紧张氛围没在骚乱后扩散,有助我们很快地恢复常态。我要感谢所有承担这个社会义务并做出贡献的人。”

副总理兼国家安全统筹部长及内政部长张志贤昨天针对小印度骚乱事件发表部长声明时,明显对新加坡人冷静看待事件感到欣慰。

亚洲一些地方如香港和台湾,此时皆因人民不再信任公共体制,而面对内部张力。相比之下,尽管小印度骚乱是新加坡40年来、破坏公共秩序的最严重事件,而网上也不乏驱逐客工的声浪,但多数人仍然能就事论事,普遍接受调查委员会的报告结果。

同样发表声明回应调查委员会报告的人力部长陈川仁指出,委员会报告说明客工对本地工作和生活不满并非骚乱导因,让之前的一些国外媒体附和坊间猜测不攻自破。

聆听两位部长坦承不管治安或客工管理都有许多进步的空间,最让人动容的是张志贤多次提醒,事后的分析不能取代指挥官和警员当晚在现场的判断,“也没有人能确定如果采取了其他行动,后果会如何”。

张志贤说:“当晚指挥官和警员已尽快抵达现场,身处高度紧张和快速演变的局势,他们在紧迫压力之下须根据手上掌握的情报立刻做决定,因此,得考虑到他们是在缺乏先见之明的情况下作出反应和采取行动。”

的确,就算是花了半年梳理来龙去脉的调查委员会也只能回望事发经过,大家应当相信在现场的警员已尽了最大努力,聚焦还能如何把事件重演的可能性降至最低。

昨天两位部长发表部长声明时,议事厅上几乎座无虚席,议员们在张志贤做出总结后都拍打座椅扶手,对两人发表的政府立场表示肯定。

然而,国会继部长声明中场休息后,多位议员纷纷离席。在国会对《辐射防护(修正)法案》和《版权(修正)法案》提出二读后,官委议员陈庆文两度向副议长张有福提出计算在场议员人数是否达到法定25人的要求。

本届国会已不只一次出现议员人数不足的情形,以致议长或副议长须敲钟召集其他议员入场,才能对法案三读进行表决,甚至是延至隔天复会才进行表决。

昨天国会也有轻松的一面。除了阿裕尼集选区议员林瑞莲询问,警方会否考虑允许更多和平示威让警队有锻炼现场反应能力的机会,引来国会一阵哄堂,也出现一些议员开心大笑并拍打扶手的场景。

话说,裕廊集选区议员王金发向国家发展部长许文远询问,为何要求关系破裂而放弃购屋念头的男女,偿还额外购屋津贴。许文远先是指出惩罚取消购屋者是业界的普遍做法,放弃购买组屋的人须承担的代价其实比原本欲购买私宅却改变主意的人低许多;他再依据本身的观察,指出当房价于过去三年上升时,许多其实还没作好婚姻准备的情侣,或许是担心往后负担不起房屋,纷纷入场申请组屋。

许文远说:“我给年轻男女的忠告是,你前面可能还有50、60或70年的路要走,但我保证房地产还是会出现很多泡沫和泡泡破灭的情形,因此好好经营你们的关系,希望纵使有几轮(房地产价格)波动,你们的关系仍能天长地久……像我这样,我和太太两星期前刚庆祝了结婚37周年,我想这是情侣应努力的目标。”

擅长以个人经历为例子说明深刻道理的许文远,这一次又为严肃的议事殿堂增添欢笑。

 

联合早报

何惜薇

2014年07月0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