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人党市镇会 公开审讯) 市镇会上财年只有两季度拨款入累积基金

市镇会原本一直呼吁政府发放杂费津贴,否则可能无法维持运作,但最后却选择不接受政府发放津贴所设的条件,并说目前仍持有足以应付多三个月运作的资金。

工人党市镇会在上个财政年,只有两个季度按规定拨款入累积基金,另外两个季度则没有按法律规定这么做。

市镇会原本一直呼吁政府发放杂费津贴,否则可能无法维持运作,但最后却选择不接受政府发放津贴所设的条件,并说目前仍持有足以应付多三个月运作的资金。

此外,市镇会也说,若没有得到杂费津贴,就无法继续把所需款项转入市镇会的累积基金(sinking fund)银行户头。

这是国家发展部与阿裕尼—后港—榜鹅东市镇会(Aljunied-Hougang-Punggol East Town Council,简称AHPETC)昨天就高庭是否应该批准申请,让该部门委任独立会计师以管理AHPETC款项支出时,首次揭露的细节。

代表AHPETC的刘比得律师经法官罗赐安提问之后,承认市镇会在今年3月刚结束的2014/2015财政年中,并没有按照规定,在四个季度拨款入累积基金。

在进一步提问后,刘比得指出,市镇会在去年11月6日拨入400多万元,过后在今年2月11日再次拨入另外400多万元。

根据法律要求,市镇会在每个财政季度结束后,必须在一个月内把款项拨入累积基金。以上个财政年为例,市镇会最迟应该在去年7月、同年10月、今年1月和4月,进行各季的拨款。

政府律师甘淑君因此申请修改法庭传唤令(Originating Summons),指AHPETC首两季没按时拨款,后两季也没有按市镇会财务条规规定把资金拨入累积基金。

甘淑君在庭上也透露,在今年3月27日进行的审前会议时,市镇会表示有足够的资金,维持市镇会运作至今年6月底,而这其实是在没有继续把款项拨入累积基金的情况下的假设。甘淑君指出,市镇会也没有向法官阐明这个情况。

甘淑君也引述工人党主席兼AHPETC主席林瑞莲今年2月在国会上所说,市镇会在2014/2015财政年一直有把款项拨入累积基金,但其实不然,因为市镇会今年1月就已经没有依法拨款。市镇会也知道,若它没有在今年4月获得2014/2015财政年的杂费津贴,就不会有足够的资金在4月拨款入累积基金。

市镇会在宣誓书中解释,它去年7月已经通知国家发展部它无法拨款。甘淑君指出,国家发展部事后已经通知市镇会,可以发放一半的杂费津贴,但市镇会须遵守的其中一个条件是要继续完成所有应该进行的拨款。

“但是,市镇会选择不要接受这个建议。市镇会也没有否认,它需要政府发放的津贴,才能履行这方面的法律责任。针对这一点,市镇会在审前会议也没有通知法官。”

甘淑君强调,拨款至累积基金不是一个技术上的需要,而是有实质需要,因为这将成为市镇会的存款,供它日后用在替换区内的电梯等主要建设,以及进行重要的维修和重新粉刷等工程。

高庭昨天开始审理国家发展部能否申请委任独立会计师,以管理阿裕尼—后港—榜鹅东市镇会(简称AHPETC)的款项支出。

诉辩双方在历时约六小时的审讯中,各自就高庭是否应该批准国家发展部的申请提出原因。

高庭法官罗赐安在过程中也针对双方的陈词提问,以进一步了解双方的论述。

国家发展部能否申请委任独立会计师?

诉方:高庭应批准的理由

1.国家发展部是发放津贴和监管市镇会的机构,有权确保市镇会按照市镇会法令妥当地使用款项。

2.委任独立会计师的费用由国家发展部承担,无需市镇会支付。

3.政府委任的独立会计师,职务跟市镇会委任的独立会计师没有重叠,也不会造成干扰。

4.独立会计师若查出有错误付款的情况,可代表市镇会起诉第三方,追讨款项。

5.急需在管理代理公司FMSS的合约今年7月到期之前,厘清它与市镇会的账目,以便交接。

辩方:高庭不应批准的理由

1.根据市镇会法令,只有建屋发展局和住在该区的选民,才能就市镇会行为向法庭提出申请,国家发展部无权这么做。

2.国会在1988年就市镇会法案辩论时,当时的政府领导人曾承诺给予当选议员宽广的空间管理市镇,即使出现严重的管理不当问题时也不会插手,因为当选议员须向选民负责。

3.国家发展部无权过问市镇会如何使用向居民和商家收取到的杂费。

4.政府若认为AHPETC有犯罪行为,贪污调查局或商业事务局可展开调查。

5.国家发展部若不想受市镇会法令现有条款的束缚,可向法庭申请司法检讨。

法官提问辩方

1.市镇会管理不当,只需向居民交代?

刘比得:根据1988年国会辩论市镇会法令时,市镇会若管理不当,义务上只须向居民们作出交代。

法官:那么你是说,如果管理不当,或款项被滥用,会发生什么事?我觉得只须向居民们交代好像有点问题。你承认市镇会违反了市镇会法令或市镇会财务条规吗?

刘比得:是的。

法官:即使如此,国会议员也只须向居民选民交代?

刘比得:是的,以国会当时通过法令时的原意,的确如此。

法官:所以,如果市镇会不把款项转入累积基金,是可以被允许的?你刚确认了,只收取杂费是不足以维持累积基金的。好了,如果说这个情况持续三年,电梯都停止运作,电力站停止运作,那居民就只能等到下一届大选,才可以更换这些议员?

刘比得:在市镇会法令下,的确如此,除非可以在法令下或其他法令,找到可以援引来推翻这个情况的条文。

2.市镇会没有错误付款?

刘比得:审计总长的报告指出,没有发现市镇会有任何未经授权或有违受托责任的行为,因此也就不能说市镇会有错误付款、违法或未经授权的付款等行为。

法官:那个12万2000多元的退款*呢?那不是一次错误的付款吗?

刘比得:除了一些不重要例子,就只有那么一笔大数目,而且也得到纠正了,并不是很大的一个错误。

法官:那么你就不应该说没有错误的付款。

刘比得:是的。但只是小失误。

*FMSS在2011年10月至2012年6月向市镇会征收的月费介于6万7325元至6万8040元,低于建议书列出的7万零110元费用。在确认FMSS应征收的数额后,市镇会得到12万2411元98分的退款。

法官提问诉方

国家发展部能否先发放半数的杂费津贴?

法官:国家发展部之前停发杂费津贴,能否先发放至少一半,然后再要求市镇会遵守一些条件,包括若要动用超过两万元的津贴,就必须找独立会计师一同签名批准开支?

甘淑君:问题在于由谁来监管这个过程?我的委托人希望,负责监管的是由法庭委任的官员,这么做也符合所有人的利益。

法官:是否能找一些合格的会计师这么做?他们如果有丰富的经验,应该可以决定是否要签名批准开支,就不需要法庭的监督?

甘淑君:这么做可能可行,但这也是辩方争论的问题。他们不否认(国家发展部)部长有权规定市镇会遵守一些条件,但他们不答应设定的条件,就不会获得杂费津贴,就无法确保居民受益。这也是目前的情况。市镇会没有接受国家发展部的条件。考虑到居民的利益,是否应该允许这个情况继续下去?

 

联合早报

叶伟强

2015年05月05日

 


委任独立会计师审计工人党市镇会案开审 政府对市镇会权限成争辩关键

工人党认为国家发展部无权过问市镇会处理收入来源的方式,也认为法庭无权介入市镇会的管理,因为这违背了政府当初制定市镇会法令的初衷,即让选民比较个别议员管理市镇会的能力。

国家发展部要求高庭委任独立会计师,是为协助工人党市镇会追讨可能损失或多付的款项,并确保它今后在用款时遵照正当程序。高庭昨天展开两天的审讯,审理国家发展部的申请。

不过,工人党认为国家发展部无权过问市镇会处理所有收入来源的方式,也认为法庭无权介入市镇会的管理,因为这违背了政府当初制定市镇会法令的初衷,即让选民比较个别议员管理市镇会的能力,从而在来届大选做出知情的抉择。

国家发展部和阿裕尼—后港—榜鹅东市镇理事会(Aljunied-Hougang-Punggol East Town Council,简称AHPETC)昨天对簿公堂。

这是国家发展部首次因一个市镇会的疏失而向高庭提出委任独立会计师的申请。因为是第一次,所以国家发展部提出这个申请的合法性,成了庭上诉辩双方争论的焦点。

代表国家发展部的总检察署政府律师甘淑君在陈词中,援引市镇会法令和市镇会财政条规(Town Councils Financial Rules),强调市镇会有法律义务,确保国家发展部给它的津贴和它向区内居民及业者收取的杂费获得妥当使用和管理,并接受公共问责。

她也强调,国家发展部有监管市镇会这个法定机构的权力。

辩方:法庭不应该介入

不过,代表AHPETC的刘比得律师对于国家发展部和法庭的权限作出不同的解读。

他陈词时说,国会在1988年制定市镇会法令的用意,是让当选议员全权管理市镇会,政府的立场是采取“柔性”管制并给予议员“很大的管理空间”。

审案的高庭法官罗赐安昨天就这点多次反复问刘比得:“难道你的意思是,如果市镇会因为连续三年没有把资金转入累积基金,以致电梯失修,居民来向法官我申诉,我只能同情他,并告诉他我爱莫能助,他唯一能做的,是等到下届大选把这批议员换掉,是吗?”

对此,刘比得答说:“是的,市镇会法令是这么说的。”

诉方:这不是一起“政治纠纷”

AHPETC主席、工人党主席林瑞莲昨天在另一名阿裕尼集选区议员莫哈默费沙的陪同下出庭。她在开庭前受访时说,国家发展部向高庭提出的这个申请是“毫无必要”的,市镇会将提出“强有力的辩护”。

甘淑君说,AHPETC把这起案件定性为一起 “政治纠纷”,不应由法庭受理,她对此极力提出反驳。

她说:“辩方的解读彻底错了,他们说这是行动党和工人党之间的纠纷。不是的,这是国家发展部和AHPETC之间的纠纷,国家发展部有双重身份,它既是发放政府津贴的机构,又是市镇会的监管机构。辩方则是市镇会法令下成立的法定机构……何来的政治豁免权?”

甘淑君在庭上解释,政府有必要获得高庭授权委任独立会计师,因为只有这样,会计师才能得到彻查市镇会账目所需的文件。之前检查AHPETC账目的审计总长和普华古柏会计师事务所(PwC),都表示无法获得充足的资料,对账目情况做出明确的结论。

刘比得却认为国家发展部没有必要这么做,因为市镇会已在3月雇用了提供财务咨询服务的Business Assurance,和提供审计服务的利安国际审计(Audit Alliance)。

对此甘淑君指出,政府委任的独立会计师的职务不会与这两家公司重叠。她也质疑一年前设立的Business Assurance缺乏足够的专业经验,为市镇会提供妥当的咨询。

案件今天续审。

 

联合早报

游润恬

2015年05月0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