料延至2020年后完工 新隆高铁终站将落户裕廊东

李总理在说明选择裕廊东的原因时指出,裕廊湖区正在逐渐发展成第二个中央商业区,那里有商业活动,也有人口居住,从裕廊东到其他地方去,将会有三四条地铁线,四通八达。

连接新加坡与吉隆坡的高速铁路在我国的终站将建在裕廊东,以配合裕廊湖区发展为第二个中央商业区的整体计划。我国交通部不久后将公布终站的具体位置。

鉴于这个往来新加坡与吉隆坡只需90分钟的跨国工程极具挑战性,原定2020年的竣工日期必须延后。

李显龙总理昨天在第六届新加坡—马来西亚领导人非正式会议后的联合记者会上,宣布新隆高铁新加坡终站的选址,同时透露工程展延完工的消息。他指出,原定在2020年完成工程的目标“不太实际”。

李总理说:“在裕廊东建终站将改变裕廊的面貌,为本地公民和商业带来契机,并拉近新马人民的距离,为双方的企业带来商机。”

裕廊东从三个可能地点脱颖而出,另两个获考虑的地点是大士西和市区。李总理说,尽管市区位置理想,但是土地有限,无论从成本还是工程可行性的角度考虑,它都不是一个合适的选择。至于靠近新马边界的大士西,它是个工业区,除了工厂、炼油厂和造船厂,没有其他商业活动,同样不理想。

工程复杂 

2020年完工“不太实际”

李总理说:“裕廊东有商业活动、有居住人口、有逐渐成型的区域中心。如果你要从裕廊东到其他地方去,长远来说,它将有三四条地铁线,把它同新加坡其他角落连接起来。”

率领高规格代表团前来我国出席会议的马来西亚首相纳吉,形容新隆高铁是新马最重要的工程,引起全球的注意。他指出,光是高铁的建造就需要大约五年,设计和招标程序则预计各需一年,因此他同意有必要重新评估完工的日期。

新马两位领导人表示,双方希望在今年底达成协议,届时再宣布高铁投入运作的时间表。纳吉说:“我们决定在今年底之前解决与这项高铁工程相关的双边课题,包括工程的结构、管理、营运模式,以及政府的参与。一旦解决这些问题解决,我们就会宣布工程的最新期限。”

李总理进一步指出,这个大约350公里的工程需要解决的问题,还包括成立一家公司是否足以负责整个项目的运作,资金来源以及新马双方应如何分担财务责任等财政问题。此外,新马是否各自承担建筑工程,还是要由一家公司同时拥有和操作列车等结构问题,也必须纳入考量。

两位领导人重申,两国将竭尽所能确保工程取得成功。新马已就在同一个地点设出入境关卡与检疫处、为高铁信号系统预定频带及把车厂设于马来西亚等课题,达成协议。

李总理说,跨境高铁项目已有先例,他相信上述问题都有解决的方案,只不过需要更多的时间。资料显示,往返英国伦敦和法国巴黎的“欧洲之星”(Eurostar)用了六年完成,而衔接中国一些城市与香港的未建竣高铁工程,预计完成的日期比原定的六年多出约两年。

新隆高铁是新马合作的一个亮点,新马领导人在2013年的非正式会议宣布推进这个项目,李总理和纳吉去年则在马来西亚布城举行非正式会议后,宣布马来西亚的高铁终站设在大吉隆坡的新街场。

除了高铁,两国领导人也在会议上讨论如何进一步加深新马广泛和多元的合作关系。新马代表也在会议场外签定两项谅解备忘录,即我国民防部队与马国国家安全理事会的“城市搜救计划”,以及新加坡海事与港务管理局与柔佛海港局的“樟宜渡轮码头补充协议”。

现有通道几近饱和

我国乐于探讨多设一新马通道

新加坡乐于以改善两国连接性为前提,探讨建造其他通道的可能。

李显龙总理昨天在新马领导人非正式会议后的联合记者会上说:“长远而言,衔接两地的现有通道的使用程度已经达到极限,必须加以扩充,这是我们将共同研究的一个课题。”

“友谊桥”也无不可

他说:“多一个通道,不论是‘友谊桥’还是其他连接方式,对双方都有利。”

1996年,时任马国首相马哈迪提出建造“美景大桥”取代新柔长堤。马哈迪的继承人阿都拉掌政后,对这项计划喊停。2009年,纳吉首次以首相身份访问新加坡时,提出了建造第三通道的长期计划,当时新加坡同意进一步探讨这个可能。

去年,纳吉在非正式会议上重提建造第三座大桥的想法,并把它称为“友谊桥”。他当时说,“友谊桥”不一定要跨海而建,可能会以海底隧道的形式建造。

 

联合早报

何惜薇

2015年05月06日


纳吉:新马关系处于历史新高点

纳吉说,自己与李显龙总理之间的关系融洽,新马两国政府的关系友好,“两国关系史上从来没这么好过,这样的形容一点也不夸张”。

黄伟曼 报道

ngwaimun@sph.com.sg

新加坡和马来西亚的双边关系处于“历史新高点”,两国政府与领导人应继续维系与彼此的密切友谊,让友好关系成为“常态与未来”。

在我国举行的第六届新加坡—马来西亚领导人非正式会议昨午落下帷幕,马来西亚首相纳吉过后受邀出席在香格里拉酒店举行的新加坡经济学会常年晚宴。他在宴会上致辞时高度评价新马关系。他说,自己与李显龙总理之间的关系融洽,新马两国政府的关系友好,“两国关系史上从来没这么好过,这样的形容一点也不夸张”。

纳吉对出席晚宴的近500名经济学者和政商界领袖指出,新马之间的密切关系,以及两国在这基础上可达致的协定,可为人民带来实质的经济与安全效益。

他说:“所有国家领导都应该,也必须把人民的利益摆在最高的位置。”

李总理伉俪也是晚宴嘉宾。纳吉在约20分钟的演讲中重点谈新马经贸关系,他指出,两国在依斯干达特区(Iskandar Malaysia)推动的是双赢的合作项目,双方也已见证到这个合作所带来的积极效益。

马新依斯干达特区部长级联合委员会2012年成立,旨在为该项目吸引外资。纳吉说,目前不仅依斯干达特区与槟城吸引了大量新加坡投资,新加坡人也开始对包括沙巴和砂拉越在内的马国其他经济走廊表达兴趣。

令吉持续疲软一直引起投资者关注,但纳吉向出席者汇报马国经济发展与动向时表示,尽管面对国际油价滑跌等挑战,马国今年料仍能取得介于4.5%至5.5%的经济增长。他说:“我很高兴新加坡投资者目前仍对马来西亚抱有坚定的信心,继续扩大并扩展他们的投资项目。”

纳吉透露,新马两国去年的双边贸易达2090亿令吉(约770亿新元),两国是彼此的第二大贸易伙伴。新加坡也是马来西亚的最大投资国之一。

马来西亚今年担任亚细安轮值主席国。尽管一些人对于亚细安经济共同体是否能在今年底的期限内形成抱持疑虑,但纳吉指出,亚细安领导人将致力达成目标,目前相关工作已完成超过90%。

以胡姬花及“唇齿相依”

形容两国关系

纳吉昨天提到新马关系需要像胡姬花一样细心呵护和培育,才能开出美丽花朵,也用马来谚语“Sedangkan Lidah Lagi Tergigit”(指如牙齿与舌头一样)形容两国唇齿相依的关系。他指出,尽管仍在一些课题上存有分歧,两国作为近邻应尝试寻求积极方案,加以化解。

新马两国在2010年针对《马来亚铁道公司在新加坡土地发展协议要点》(Points of Agreement,简称POA)达成共识,解决了历时近20年的双边课题。纳吉以此为例,认为这显示两国能够秉持友好精神,化解长期悬而未决的问题;两国政府近来针对新隆高铁等合作计划的讨论也有好结果。

纳吉说:“这些都显示合作能为我们带来利益。也因为这样,我相信我们接下来能迅速解决其他双边课题,尤其是影响两国投资与互联互通的课题。”

 

黄伟曼

2015年05月0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