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钱转账进累积基金 政府律师:阿裕尼市镇会实际上已破产

工人党市镇会的收入不足以转账进累积基金,诉方认为“严格来说,市镇会实际上已经破产”。

代表国家发展部的政府律师甘淑君昨天在审讯的第二天,继续强调阿裕尼—后港—榜鹅东市镇理事会(Aljunied-Hougang-Punggol East Town Council,简称AHPETC)的财务管理令人关注,以此尝试说服法官,有必要委任独立会计师彻查AHPETC过去用款的账目,并监督它今后用款的程序。

市镇会在刚结束的财政年中,有两个季度迟了一个月才把资金转入累积基金,另两个季度则没有进行转账。

代表市镇会的刘比得律师在庭上指出,国家发展部如果不发放津贴,AHPETC就没有足够资金每个季度转账进累积基金,单靠收取杂费所得的收入并不足够。甘淑君认为,这意味AHPETC实际上已经破产(technically insolvent)。

市镇会法令规定,市镇会每个季度必须将杂费的一部分收入和政府津贴的一部分,转入累积基金,供日后用于更换电梯等主要设施,以及进行重要的维修和粉刷工程。

法庭择日下判

两天的公堂审讯昨天结束。高庭法官罗赐安听了诉辩双方的陈词后决定保留判决,择日裁定。

AHPETC主席、工人党主席林瑞莲今年2月在国会表示,市镇会“在2014年进行了累积基金转账”,但是没有说明市镇会其实错过了两次转账的期限。甘淑君昨天指林瑞莲有“隐瞒事实”之嫌。

对此,林瑞莲庭外受访时回应说:“我还是坚持同样的说法。”  双方昨天继续就国家发展部是否有权提出强制市镇会接受独立会计师审计的申请,以及高庭是否有权批准申请,各自陈词。

在法官尖锐且反复的提问下,刘比得律师昨天改变口吻,同意如果有居民因不满市镇会的管理而向法庭提出申请,法庭有权下令市镇会交出某些信息,但是必须在合理的范围内。

这是国家发展部首次因一个市镇会的疏失而向高庭提出委任独立会计师的申请。

对于辩方质疑这个没有先例的申请的合法性,甘淑君总结陈词时说:“审计总长报告亮红灯也是没有先例的;辩方(没有履行法定义务将资金转移到累积基金)的行为也是没有先例的;当政府要他们纠正错误时,他们拒绝回应的态度也是没有先例的。”

她说:“面对这个局面,倘若法庭不准许政府委任独立会计师,国家发展部发放给市镇会的新一批杂费津贴,就无法获得保障。与此同时,政府也无法采取有效的行动,可靠地检视市镇会是否有错误付款、玩忽职守或有违法行为。”

代表工人党市镇会的刘比得律师指出,国家发展部如果不发放津贴,AHPETC就没有足够资金每个季度转账进累积基金,单靠收取杂费所得的收入并不足够。

 

联合早报

游润恬

2015年05月06日


反对国家发展部推荐会计师人选 工人党:他们“可能存在偏见”

工人党市镇理事会反对国家发展部推荐的独立会计师人选,因为他们“可能存在偏见”。

代表阿裕尼—后港—榜鹅东市镇理事会(Aljunied-Hougang-Punggol East Town Council,简称AHPETC)的刘比得律师认为,国家发展部推荐的两名会计师来自普华古柏会计师事务所(PwC),该事务所之前受委协助审计总长对该市镇理事会的部分审计工作,所以“令人怀疑会存在一定偏见”。

不过,当高庭法官罗赐安问刘比得,是否认为审计总长在报告中对AHPETC“过于严苛”或“存在任何不公正”,刘彼得承认并非如此。

罗赐安指出,AHPETC不能一方面完全接受审计总长报告的公正性,同时又怀疑PwC的工作。对此,刘比得强调说,AHPETC并不是质疑PwC会计师会做出不专业的行为,而是希望避免可能存在的偏见。

审计总长在今年2月完成针对AHPETC的2012/13财政年财务报告的审计工作。报告指出,AHPETC在内部管控方面存在疏失。

国家发展部3月20日向高庭提出委任独立会计师的申请,并建议委任PwC的两位会计师王绍春和曾庆德。申请一旦获法庭批准,它将可向市镇会发放原本停发的两个财政年共约1400万元的杂费津贴。

刘比得认为,高庭不应委任“与原本报告有关”的人担任独立会计师。他建议委任“中立的人”来审查AHPETC的款项,可以由退休法官或高级律师建议人选。

在本月2日,国家发展部曾致函回应AHPETC发表的公开信。国家发展部在信中说:“如果对提议委任的独立会计师的身份存疑,我们可以考虑由你建议的其他人选,但我们的立场没有变,即PwC的角色与承担这方面的工作并没有冲突。”但双方没能在审讯于本月4日开始前,就这一方面达成共识。

刘比得援引AHPETC主席、工人党主席林瑞莲的宣誓书指出,PwC在进行审计总长的审计工作中,与AHPETC“曾有分歧”,PwC针对AHPETC与管理代理公司FMSS和FMSI间的款项交易提出了质疑。

法官认为刘比得所举的例子并没有显示PwC不够专业,并指出审计师“如同猎犬,他们跟着气味”,对于可能存在关联交易时跟踪线索进行调查“并非不合理”。

另一方面,针对法官询问有关AHPETC自2月的国会辩论以来采取的具体措施,AHPETC另一代表律师陈励正回复说,市镇会于3月聘请的财务咨询服务公司Business Assurance共有四人正在进行一些检讨,希望能在8月底前交出一份能通过年度审核的2013财政年报告。

针对1988年通过的《市镇理事会法令》背后的种种考量,代表AHPETC的刘比得律师,与代表国家发展部的总检察署政府律师甘淑君,昨天在庭上分别引述了政府领导人当年在国会辩论时的演讲,并提出了不同的解读。

AHPETC的解读

就丹那巴南(时任国家发展部长)谈政府的角色

“市镇会设立时的用意,就是把管理款项以及住宅区的责任交给市镇会……政府肯定不会介入为市镇会买单,也就是说如果款项被滥用或使用不当,或者人们借给市镇会而这些借款也被乱花掉,借贷者取不回欠款,由政府介入帮忙偿还债务。如果政府成了安全网,只会鼓励更多不当的管理。”

刘比得:

政府不会介入市镇会运作,即使当市镇会财务出现状况。

就丹那巴南

谈市镇会法令的政治用意:

“就是要让人们认真选择议员和市镇理事会成员,也就是说如果是好议员,他会选择好的、诚实且有能力的市镇会成员来帮他。重点是,人们要意识到他们得承担自身选择所带来的后果。如果选出来的议员任命一群坏蛋帮他做事,这帮人又在顷刻间把钱款挥霍殆尽,丢下选民不顾,这也是他们(选民)自作自受。政府不会跑进来说:‘现在我们接手,赔偿所有损失’。”

刘比得:

法令的用意含有政治意图,选出来的议员须向选民负责,选民也须为他们在大选时所做的决定负责。

国家发展部的解读

就丹那巴南谈居民利益

“立法者设计出的框架,既包含市镇会为达到有效运作所需的权限和空间,也包含了足够的内部防范措施,以保障居民的利益。”

甘淑君:

法令的用意除了授权市镇会,也明确注明保护居民利益的重要性。理财不力的市镇会,损害了居民的利益。

就吴作栋(时任副总理)

谈市镇会负责人的权限和责任

“这项法案将给议员和成为市镇会理事的基层领袖,更多权力和责任。法案通过后,他们须为管理选区的社会环境和硬体建设负责,建屋发展局再也无须负责。”

甘淑君:

法令给予市镇会“更多”权力,但不是“绝对”权力,不能为所欲为。

 

王舒杨

2015年05月0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