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德耀:料延至明年动工 南北高速公路或是 我国最后一条高速公路

吕德耀专访

交通部长兼国防部第二部长吕德耀,日前接受本报专访时指出,目前我国有约12%土地用于建造道路,若加上兴建停车场的地段,占地面积将更大;而用于建造住屋的土地只占14%。我国必须为居住环境、公共活动空间等,在道路建设上做出取舍。本文是专访第二部分。

从兀兰衔接到市区的南北高速公路相信将是我国兴建的最后一条高速公路,预计建造工程将在明年动工,比原定计划稍微延迟。

交通部长兼国防部第二部长吕德耀日前接受本报专访时指出,目前我国已有约12%的土地用于建造道路,若加上兴建停车场的地段,占地面积将更大,而相比之下,用于建造住屋的土地只占14%。

他说:“我们不可能一直扩建道路,如果要为居住环境增添更多绿意,提供更多空间给人们步行、骑脚踏车,或为家庭提供更多活动空间,就得做出取舍。我们让公共交通享有优先权,例如规定驾车者必须让路给驶出巴士站弯道的巴士,以及延长巴士道。”

有鉴于此,新加坡已没有多余的空间建造更多高速公路。

吕德耀说:“南北高速公路大概会是我们兴建的最后一条高速公路,我们还会继续在主要路口进行改善工程,舒缓某些交通阻塞点的车流量,以及监督交通灯的情况,确保它可应付不断改变的出行习惯。”

当局在做NSE最后工程研究

总长21.5公里的南北高速公路(North-South Expressway,简称NSE)将是我国兴建的第11条高速公路。它的双程车道各设三条车道,由高架桥和隧道组成。

它将从兀兰附近的海军部西路延伸到市区,经过三巴旺、义顺、宏茂桥、碧山和大巴窑等地,也将衔接实里达高速公路(SLE)、泛岛高速公路(PIE)和东海岸公园大道(ECP)。

这条新高速公路将与中央高速公路(CTE)平行,落成后将有助减轻中央高速公路的交通量,也可减轻其他主干道路包括汤申路和玛丽蒙路的负担;以后北部和东北部居民在繁忙时段开车往市区的车程时间有望缩短30%。

陆路交通管理局在2011年底公布南北高速公路的路线时透露,有关建造工程将在今年展开,预计2020年竣工,但按照目前的情况来看,预料工程将延迟。

吕德耀透露,由于工程颇为复杂,其中有部分路段将建在地底下,陆交局还在进行最后的工程研究,预料到明年才能动工。

他也表示,考虑到眼前劳工紧缩的问题,当务之急是先投入资源建造新的地铁线。

未来地铁网络将扩大一倍

前天宣布将在本届政府任期满后退出政坛的吕德耀也指出,到了2030年,当已公布的所有新地铁线包括汤申—东海岸线、裕廊区域线(Jurong Region Line)和跨岛线(Cross Island Line)全面通车后,我国的地铁网络将更四通八达,也为公众提供更多选择,出入将更方便。

到时,地铁网络将从现有的183公里扩大到360公里,每10户家庭就有八户只需步行10分钟就达到地铁站。

他举例说:“居住在蔡厝港的居民,目前只能到裕廊东转搭地铁到市区,或搭乘直达市区的巴士,到了今年底(滨海市区线第二阶段路线通车后),他们可搭轻轨列车到武吉班让转车。”

吕德耀说:“我们将有更多地铁线是平行而建,应付不同搭客群的需求,也设有更多转换站,让人们可使用不同路线前往目的地,或避开某个交通阻塞点。”

在软件方面,有关当局也会有更多手机软件,为乘客提供更及时和准确的信息。政府发包模式落实后,巴士服务也会更频密。

根据2015年永续新加坡发展蓝图,新加坡计划朝“减少用车”(car-lite)的目标前进,包括在更多市镇实行亲脚踏车计划等。

吕德耀指出,减少用车并不代表完全不可以有车,也不代表不可以用车,最重要是为人们提供更多选择,例如鼓励更多德士物尽其用,增加两班制德士的数量,以及进一步提倡共用汽车计划。

确保地铁服务可靠

比维持负担得起车资困难

吕德耀认为,相对于地铁系统的服务可靠度,公共交通车资是否负担得起的问题其实不大。

吕德耀日前接受本报专访时强调,政府向来致力于确保公交车资维持在大众可负担得起的水平,并指出政府近年来也推出不同举措,帮助有需要的群体如低收入者及体障者。

吕德耀说:“对我来说,负担得起的车资水平与世界级的公交系统,这两个目标一样重要。因为如果要鼓励更多人使用公交工具,那么我们就必须采取措施,确保公交车资维持在可负担得起的水平。”

他指出,政府长期关注社会两大群体,即收入介于第11至20个百分位数的家庭,以及收入介于第20至40个百分位数的家庭。不过吕德耀说,在2005年至2012年间,本地公交车资每年平均上涨的幅度为0.3%,而薪金的上涨幅度比这个比率“高许多”。

另一方面,政府也推出新措施协助舒缓部分群体的车资压力,例如从去年7月起首次给予低收入员工及体障者车资补贴。

吕德耀说:“我认为,比起地铁服务的可靠度,车资是否维持在负担得起的水平,其实不是什么大问题。如果你问我,我现在把重心放在哪里,那应该会是地铁服务可靠度,并确保相关改善计划能顺利地在预算内如期完工。”

虽然车资的涨幅不比薪资来得高,但有关当局每回批准公交业者调高车资的申请,总是引来许多公众的不满。

公众难以理解

为何公交业者需要取得利润

对此,吕德耀受访时指出,他不认为“公众觉得车资在无法负担得起的水平”。他说:“我想公众难以理解的是,为什么公交业者必须赚取一些利润,而车资调整机制检讨委员会又为什么必须采取平衡的做法,确保公交网络在经济上是持续可行的。

“我们是可以很快地降低盈利,但到头来,如果业者无法再投资,无法再聘请更多人,进而无法加快维修工作,那么最后吃亏的还是我们。”

吕德耀本月初已宣布,地铁和巴士车资将在今年底下调多达1.9%,预料新车资结构将在滨海市区线第二阶段路线12月通车时一起生效,这会是过去五年来公交车资首次调低。由于国际原油价格去年下降,根据车资调整方程式,按2014年全年数据计算,明年公交车资最多可调低1.9%。

对于宣布调低车资的时机,吕德耀受访时再次否认与选举有关。他指出,滨海市区线第二阶段将在今年底投入服务,而当局到时原本就得为新地铁线调整车资系统,“与其对车资展开两次显著调整……我们决定干脆一次过进行,早一点宣布调整,那么公交理事会也就能早一点执行任务”。

拥车证配额存在不确定非坏事

拥车证配额下来将大量增加,吕德耀重申,当局暂时没有计划把部分预计增加的配额“储存”起来,以供日后“干旱期”使用,他认为拥车证配额保留某些程度的不确定性并非坏事。

难确保公平对待

现有与未来买家

吕德耀接受本报专访时提到,若在某个程度上让拥车证供应保持平稳,但是又不完全是稳定供应,这将会是更好的情况,不过困难之处是要如何确保对现有和未来买家公平。

吕德耀曾多次表示,陆路交通管理局探讨在拥车证供应预计大量增加时,先把部分配额“储存”起来,待日后配额再次缩紧时使用,以解决拥车证配额时高时低的周期性问题,但当局至今未采取行动。

他说:“我要是把部分拥车证供应留给未来,一些现在要买车的人会问你为什么推高成价,使价格变得更贵……打算在五年后买车的人也许会在私底下拍手叫好,但也可能会有更多人等不下去,决定进场买车。不过与此同时,这(指把配额先“储存”起来)不是我们完全排除在外的举动,所以(配额)仍存在着不确定性。”

陆交局早前宣布,今年8月至10月可供投标的拥车证配额共有2万1845张,比5月至7月增加将近10%,是去年2月拥车证配额周期缩至三个月以来供应最多的一次。

当局的数据显示,过去三个月,报销的A组汽车共有1万1000多辆,使上半年A组的杀车量突破两万辆,超越去年全年的报销车辆总数。B组方面,过去三个月有6840多辆旧车报销。

吕德耀指出,陆交局已公布今年8月至10月可供投标的拥车证配额,它并没有计划把部分配额“储存”起来。他表示,政府的长远目标是降低车辆年增长率,并着重推广公共交通的使用。

陆交局去年宣布,从今年2月起至2018年1月,把车辆年增长率从现有0.5%下降到0.25%,待2017年再检讨。当局认为,这并不会明显影响拥车证供应,因为供应量主要取决于杀车数量,而未来几年预料会有更多拥车证满10年的车辆报销,使更多拥车证回流到市场。

我们还会继续在主要路口进行改善工程,舒缓某些交通阻塞点的车流量,以及监督交通灯的情况,确保它可应付不断改变的出行习惯。

——交通部长兼国防部第二部长吕德耀

 

联合早报

李静仪 , 陈紫筠 , 黄顺杰

2015年08月1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