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达曼:政府10年前已开始推出政策打造更包容社会

新加坡向低收入群体倾斜,从而打造更包容社会的方针,在10年前就已经开始,政府并不是在上届大选过后才推出种种针对不同年龄层的政策和措施。

副总理兼财政部长尚达曼昨晚在新加坡经济学会SG50讲座上举例,在过去10年里,为收入最低20%家庭所提供的政府转移(government transfers),让这些家庭的净收入增加超过一倍。此外,最低收入者满65岁时,他们大约20万元或四成的公积金储蓄,其实是政府透过购屋津贴和就业奖励计划等提供的。

针对坊间一些人议论政府在2011年大选失去一个集选区、得票率创下新低之后,才提高社会开支和制定种种惠民政策,尚达曼说:“整个世界并不是在2011年才开始,我们在2007年就已经清楚说明我们的用意和动机,并指出这是个历时多年的战略,我们将逐步帮助孩童、工作的成年人和年长者,打造更包容的社会。我们打算在这条路上继续走下去,累积经验,从中学习和改进。”

除了就业奖励计划,政府在过去10年里也提高了住屋津贴和开始提供学前教育津贴等。

尚达曼说,在建国的首30年里,政府专注经济战略、着重创造就业机会、推高工资,并强调自力更生。到了上世纪90年代,我国则推出更多社会政策,通过教育储蓄(Edusave)、保健基金(Medifund)和公开市场的购屋津贴等,更积极地帮助较低收入者。

他说:“我们只在过去10年,约是2006年至2007年开始,才做出更显著的改革或重新平衡,以打造一个包容社会、缓和不平等现象……我们意识到收入差距已经更高,我们必须做出更多努力以确保社会流动性。”

新加坡故事核心是

经济与社会政策两手抓

尽管如此,尚达曼强调,我国依然秉持经济政策和社会政策应相辅相成的原则。

“一些杂志和国际媒体把新加坡过去50年的故事,简单地诠释为人均国内生产总值的传奇,但那不是新加坡故事的核心或特质。”

他形容新加坡故事围绕如何广泛地让社会向上流动,为全体国人创造就业机会,推高所有人的收入,也让居者有其屋。与此同时,我国还打造许多公共空间,包括学校以及公园。

尚达曼说,新加坡故事之所以特殊,是因为它通过社会和经济政策与战略编织这个故事,“没有让人民透过教育发展潜能,没有透过住屋政策让每个人有归属感,国家经济就不可能取得成功”,而如果没有蓬勃的经济、推高中低收入群体的实际收入,就不可能取得目前的生活水平,也不可能有资源去进行重新分配。

他说,一些北欧国家不仅向收入高者征税,也向中等收入者征税,然后才进行资源重新分配或转移,从而压低基尼系数(Gini Coefficient)。与这些国家不同,新加坡税制是累进(progressive)式的。

尚达曼结束约一小时的演讲前不忘提醒国人把眼光放远的重要性。他希望国人不会只在乎短期的政治考量,而是思考长远,“我们之所以有今天,全因为我们重视长期规划”。

 

联合早报

何惜薇

2015年08月1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