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瑞莲:已付“高额款项” 工人党与市镇会前代理将调解索赔纷争

大选2015

备战

林子恒 吴汉钧 黄伟曼 报道

zblocal@sph.com.sg

也是AHPETC前主席的林瑞莲表示,市镇会和FMSS已同意按照管理代理协议,通过调解方式解决纷争。双方定在今年10月,通过新加坡调解中心进行调解。如果调解后双方仍无法达成共识,将会寻求仲裁来解决问题。

工人党和市镇理事会前管理代理公司陷入350万元的索偿纷争,工人党表示已支付部分款项,双方也同意就其余具争议性的索赔进行调解。

据《新报》报道,阿裕尼—后港—榜鹅东市镇会(简称AHPETC)委任的前管理代理公司FM Solutions and Services(简称FMSS),在7月20日发律师信给工人党市镇会,要求对方在七天内支付352万零722元的欠款,否则将采取法律行动。

FMSS是在2011年7月15日至今年7月14日之间,担任AHPETC的管理代理公司。

市镇会今年7月没有和FMSS续约,后者随即在六天后通过律师事务所Netto & Magin,向AHPETC发出索偿信,追讨今年4月至7月14日期间的费用。AHPETC此前也曾尝试向FMSS追讨已支付过的25万元,这个数目后来增至45万元。

也是AHPETC前主席的林瑞莲昨天下午在工人党准候选人介绍会上证实,工人党7月底收到了FMSS发出的律师信。

她说:“市镇会收到索偿函时,我们都会尽职地去检查并确认索偿事项是正确且有效的。我们过后已经向FMSS支付了部分款项。”

林瑞莲不愿透露所支付的确切数额,只说这是“高额的款项”。

不过,她指出,市镇会认为其余款项是具争议性的索赔,因此并没有向FMSS支付这笔钱。

她解释,市镇管理代理一般上也同时担任市镇会项目经理的角色,因此除了支付给管理代理公司的每月费用,如果项目经理也处理某些市镇项目,市镇会就会支付额外费用给他。这笔费用是以项目价值的某个百分比来计算的。

林瑞莲说,具争议性的索偿大部分就是有关上述项目的索赔,“它们大多是累积基金(sinking fund)开支,因此不影响日常运作基金。”

她表示,市镇会和FMSS已同意按照管理代理协议,通过调解方式解决纷争。双方定在今年10月,通过新加坡调解中心进行调解。

“如果调解后双方仍无法达成共识,我们就会寻求仲裁来解决问题。因此,这起事件并不会涉及诉讼。”

AHPETC昨天下午按时提交了上财政年的审计报告。由于索偿额涉及的是今年4月以后的费用,因此将被归纳在本财政年度的报告中。

林瑞莲:

由选民决定能容纳几个政党

另一方面,工人党在上届大选成为国会最大反对党,本届选举则将派出28名候选人参选,进一步巩固它作为本地反对党老大的地位。有记者提问,新加坡是否能容纳那么多个政党。

对此,林瑞莲说,工人党并不会自称为两党政治体系中的唯一反对党,她认为新加坡的政治生态能容纳多少个政党,必须由新加坡选民来决定。

她说:“本届大选将有很多政党在不同的地区竞选,视各政党的表现,我们可能看见超过两个政党的当选议员进入国会。”

工人党新准候选人

贝理安(Leon Perera)

年龄:44岁

职业:国际商务研究与咨询公司总裁

学历:英国牛津大学哲学、政治、经济学士

陈家喜

年龄:29岁

职业:慈善基金会项目执行员

学历:英国牛津大学全球与帝国史研究硕士、新加坡国立大学历史学士、淡马锡理工学院休闲与度假管理文凭

准候选人陈家喜:

人民的小事 是我们的大事

工人党昨天介绍本届大选的最后一批三名准候选人,其中包括两名新人陈家喜和贝理安,以及老将曾小玶。

“人民的小事是我们的大事”,是本届大选工人党最年轻准候选人陈家喜(29岁,慈善基金会项目执行员)昨天在准候选人介绍会上三次强调的个人宗旨。

虽然年纪最轻,但陈家喜在党内已有九年的服务经验,曾先后担任阿裕尼集选区原议员刘程强和费沙的国会助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