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大选,新加坡人赢了什么?

【事实上,2011年之后,好些新一代的部长除了出国开会,花在对外建立联系网的时间不多。国民的内视与新一代领导人国外联系网开展不足,这对新加坡这样的小国不会是件好事。新加坡人在最后关头这次“出人意表”地大力支持执政党,避开了上述的情境,可以说是一种“赢”。】

911大选成绩确定,新加坡国内一些支持把更多反对党送入国会的选民,失望不已;在选战期间骁勇善战,群众大会充满激情准备攻城的反对党本身,突遭重挫,凤山区工人党候选人陈立峰表示是民主倒退,相信一些期望见到新加坡走向两党制的学者心有同感。

选举结果是人民行动党全国得票率69.86%,赢回一个单选区,选战期间被看作选情告急的东海岸集选区不仅守住,并且选票上升,得票跨过60%。事实上,行动党在多个选区得票都超过70%,百分之六十几的得票在这次相对而言是低的。反观来势汹汹的工人党,几乎丢失上届大选由A队赢得的阿裕尼集选区,而其秘书长刘程强的出发原地后港,则得票率退到60%以下。整个局面与选战期间大家所预测的大相径庭,这里的“大家”,也包括行动党本身。尽管在2011年受挫之后,行动党开始在地方努力耕耘,但是这次选战期间也有出现一些失误,让不少支持者捏把冷汗。据了解,领导核心也曾做再失地的心理准备。因此,在选举结果揭晓的清晨记者会,行动党秘书长李显龙坦言,选举结果“超出预期”。

行动党在选举中大胜,那么新加坡人呢?除了得到行动党的继续执政,新加坡人的所谓“务实、理性”,应该怎么理解?新加坡人为自己“赢”了什么?

我们不妨退一步看。工人党誓言要拿下东海岸与凤山,在后面的群众大会上开始以替代政府之势发言,可是另一方面又表明还不是组成政府的时候。对选民而言,行动党看来仍然会执政,但是如果让东海岸变蓝天,总理内阁将继2011年失去一位杰出外长之后,再失去一位从政19年、曾经在新加坡受到马来西亚前首相马哈迪威胁切断水供时,领导创造新生水的资深部长林瑞生。这对内阁实力确实会再有不小冲击。我们不要忘记,在选战开打之前,内阁已经先失去已经累积经验,连刘程强也给予好评的交通部长吕德耀。

再往下一届大选看,工人党无法让选民看到它是否准备要执政,以及是否能有效执政,倘若它所向披靡,行动党领导层的更新,恐怕会碰到不小的困难。如果工人党的势头猛烈,新加坡或许能够走向一些人所希望看到的西方两党制的民主模式。建国50年后改弦易辙,换条道路走,新加坡必得为这个所谓的民主进程付出代价。新加坡人环顾四周环境、敲了算盘点过这笔账后,做了选择。

最大的“赢”是新加坡模式日趋成熟

再者,人们都说建国总理李光耀逝世的效应发生作用,促使新加坡人缅怀建国的不易,团结珍惜未来。事实上,这是第一次没有李光耀的选举,在行动党政策上做出许多调整后,如果得票率再下滑,不仅是对外国投资者看待新加坡政治稳定发出信号,对李显龙政府及新加坡的国际声誉,肯定会有影响。那也会证明的是没有所谓的“新加坡模式”存在,新加坡并没有任何独特性。国内政治支持不高,将让李显龙政府处理外交事务时存在后顾之忧。而行动党的挫败感如果增强,为了争取选票,它需要比2011年之后更投入于国内政治,更为讨好选民——事实上,2011年之后,好些新一代的部长除了出国开会,花在对外建立联系网的时间不多。国民的内视与新一代领导人国外联系网开展不足,这对新加坡这样的小国不会是件好事。

新加坡人在最后关头这次“出人意表”地大力支持执政党,避开了上述的情境,可以说是一种“赢”。而这次的选举结果,连同2006 至2011年的大选一起看,或许证明新加坡人“赢”得更大。新加坡的议会选举,多年来在西方政治学者眼里,都不属于他们所定义的民主体制。从集选区制到非选区议员制,这整个政治制度与其他民主国家并不相同。外国媒体尤其对此经常诟病。但是反对党在过去几次大选中的积极参与,2011年延续2006年的努力,首次攻下一个集选区,之间也接受非选区议席,通过这个议席在主流媒体上得到更多曝光机会,为新加坡特有政治制度的确立做出贡献。选民在2011年大选中让工人党把外交部长杨荣文领军的团队击败,使得新加坡成为往“民主道路”迈进的例证。这一次选举,选民在民主程序中再用他们手中的选票,热烈捧反对党群众大会的场后,在执政党也没有把握的情况下,向队伍壮大中的工人党传达信息:他们对新加坡快速走向两党制存在保留态度,为过去50年与他们休戚与共的执政党打了一剂强心针。新加坡人的“赢”,是让世界看到新加坡走出一条不同于其他地区的民主道路,依照自己的国情呈现不同的可能,在新的时代、新的媒体平台出现时,展示这个模式的日趋成熟。

执政党在选战期间,频频用一种担忧选民不懂得如何投票的姿态和口气,“教”他们进行选择。他们大可不必这么做,实际上再往下发展,它需要学习更懂得尊重选民的判断能力。除了物质富足,社会更加温情、开放、多元也是个不可扭转的趋势,从行动党几位内阁成员在选后的发言看来,他们应该了解这一点。

这次行动党整体高票当选,是人民期望团结稳定的表现,是对行动党过去四年调整社会政策(不是简单的金钱攻势)与态度的回应,是对地方政治的重视,也是对反对党要求提高的反应。据一些当选的行动党议员反映,这次谢票过程中,选民听到他们经过,有的打开窗户给他们掌声,与上届大选的气氛完全不同。而开票后隔日,一些议员已经开始进行家访,执政党和一些反对党议员也已经开始每周接近选民活动,准备为他们排忧解难。在这场政治竞争中,新加坡人聪明地让自己成为最大的赢家。

 

联合早报

李慧玲

2015年09月1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