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通美:对2015大选的十点反思

在冷静日那天,一名好友邀请我和一些知名国人共进午餐。我把他们当做一个焦点讨论小组(focus group),问他们人民行动党的得票率会上升还是下降。

他们大多数认为会下跌。我问他们行动党会不会再输掉一些国会议席。他们大多数预测,行动党会失去一个集选区和一个单选区。

同一些专家学者和卜基一样,我的朋友的预测错了。以下是我对行动党出人意表和非比寻常的胜利的十点反思。

SG50

首先,2015是一个特殊的年头,是我们的金禧年。来自各行各业和具有不同政治理念的国人,都对我们过去50年所取得的成绩感到自豪。

对一整年的庆祝活动,SG50指导委员会采取了低调、自下而上和以人为本的方式。我们的运动员在东南亚运动会表现杰出;加上新加坡植物园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文化遗产,让国人感到更为振奋。

出席国庆庆典的人都被现场洋溢的国民自豪感、爱国和上下一心的精神感染。我认为,SG50无疑让行动党更受选民的欢迎。

李光耀因素

其次,我相信李光耀因素在行动党的胜利上也扮演一定角色。李光耀的逝世引发国人自然流露的悲恸和哀悼,显示举国上下对他的爱戴和敬意。在国人眼中,新加坡的成功主要得归功于李光耀和其他建国元勋的远见、勇气和决心。

我相信,对李光耀的敬爱也惠及他所创立和领导的政党。上述两个因素的结合,让2015年对行动党特别有利。从策略上来看,总理李显龙选择在今年而不是明年举行大选,是正确的决定。

对反常选举结果的恐惧

第三,反对党决定竞选全部89个议席是严重错误。虽然不是来自工人党和民主党的大多数候选人根本没有胜算,但在全部选区受到挑战的行动党,却因此可以警告可能出现反常选举结果。

重点是,选民希望国会有可靠、具建设性和负责任的反对党,但也要行动党继续执政。反对党如果更明智,就应该不竞选其中45个席位,让行动党在提名日就赢得足够议席组织政府。这样,选民就可以更放心投选好的反对党候选人。

年长选民

第四,自2011年起,政府便实行重大措施来争取年长人士的支持。建国一代配套、终身健保和乐龄补助计划都深得民心。对建国一代和他们对新加坡的贡献迟来的认可,让许多年长国人非常感动。

我认为,超过65岁的50万选民中的大部分,把选票投给了行动党。

纾解民怨

第五,政府致力舒缓2011年大选中显现的住屋、移民和交通这三大课题。国家发展部长许文远增加了组屋的供应,也为过热的房地产市场实行降温措施。

政府也减少了外劳的人数。交通部长吕德耀缓解了巴士系统的问题,但地铁系统不时出现故障的问题却还有待克服。

政府缓解了这三个课题中的两个半。公正的选民因此决定奖励聆听民意并提出应对措施的行动党。

不平等的挑战

第六,人民也日益关注不平等的问题。因此,行动党推出了就业奖励计划和渐进式薪金模式。政府为在小六会考中不及格的学生开办了两所学校;提升了工艺教育学院技能课程的素质。政府仿效德国和瑞士成功的学徒制度,推出了全新的出未来技能培训计划。与此同时,政府也更大力支持学前教育。

政府也向人民保证,社会流动性在新加坡不是问题,也比美国和欧洲更好。因此,新加坡虽然还是一个相当不平等的社会,人口中收入最低的30%生活也很艰苦,人民却对政府尝试解决问题的各种计划表示认可。

工人党的诚信

第七,行动党指工人党对阿裕尼—后港—榜鹅东市镇会管理不当,暴露了诚信的问题,使逐渐壮大的工人党严重受挫。

工人党反驳了行动党的指责,并指行动党欺压,利用市镇会制度来阻碍反对党的发展。一来一往的指责让人们对工人党的能力和诚信产生怀疑。这或许是工人党输掉榜鹅东、在后港单选区和阿裕尼集选区得票率下滑、又不能拿下东海岸集选区和凤山单选区的原因。

展望将来,工人党必须证明自身清白,恢复选民对其能力和诚信的信心。

行动党的竞选策略

第八,行动党今年的竞选活动比2011年出色。

领导行动党选举委员会的党组织秘书黄永宏医生证明了自己的实力。行动党的竞选集会比反对党少,却把更多人力和资源放在走访居民和“零售外交”(retail diplomacy)上。行动党也在各选区挂起总理李显龙的海报,善用他的人气争取选民的支持。

这就像是对他的“全民表决”,效果也可能适得其反。不过,对行动党来说,这策略看来是奏效了。

不安全的世界

第九,选民的情绪向来都会受到外部环境的影响。2001年大选便是例子。

美国911恐怖袭击事件后,选民大力支持在维持国家安全和防范外部威胁上值得信赖的行动党。那年的大选,行动党的得票率是75.3%。

这次的大选,行动党对伊斯兰国组织恐怖主义威胁和全球经济情况不明朗的叙述,让它占了优势。

理性的声音

第十,我很高兴,赢得79%最高得票率的,是由副总理兼财政部长尚达曼所领军的团队。尚达曼向来冷静和慎重,从没说过侮辱性或威胁性的言辞。

他以清楚和理性的方式阐明行动党的政策,并反驳反对党所提出的替代方案。他才智过人,却表现得谦虚和开明。

我希望其他政治人物可以以他为榜样。

作者是新加坡国立大学政策研究所和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特别顾问。原载9月17日《海峡时报》。

 

叶琦保译
来源:联合早报

2015年9月1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