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境局: 我国对涉烧芭五印尼公司问责

环境局代表政府发出通知书,要求这些公司采取预防措施,包括扑灭或制止火势蔓延,并停止烧芭。涉及林火的公司也须将有关计划提呈给环境局。这是我国首次援引跨境烟霾污染法令采取问责行动。

我国政府首次在跨境烟霾污染法令下采取问责行动。它昨天正式发出通知书给四家印度尼西亚公司,要求它们采取措施防范烟霾问题。它也同时要求在本地设有办事处的一家印尼纸业公司提供特定文件和资料,协助调查。

跨境烟霾污染法令去年9月生效。它可对付造成跨境烟霾的种植商或林业公司,不论它们是否在新加坡上市,或在新加坡有没有办事处。被定罪的话,相关公司必须按新加坡空气处于不健康水平的天数支付罚款,最高额为200万元。

企业就算没有直接烧芭,只要是“整个供应链条上的一环”,即允许上游或下游业者这么做,也有可能在新加坡被控告和惩治。

国家环境局正就烟霾问题进行搜证和调查,发现几个可能导致烟霾的林火地点分属PT Rimba Hutani Mas、PT Sebangun Bumi Andalas Wood Industries、PT Bumi Sriwijaya Sentosa和PT Wachyuni Mandira四家印尼公司管理。它们分别从事木材业和种植业。

在跨境烟霾污染法令(Transboundary Haze Pollution Act)下,环境局代表政府发出通知书,要求这些公司采取预防措施,包括派遣消防员扑灭或制止火势蔓延,并停止烧芭活动。涉及林火的公司也须将有关计划提呈给环境局。

另外,环境局也根据法令向亚洲纸浆纸品公司(Asia Pulp & Paper,简称APP)新加坡办事处要求提供其印尼和新加坡子公司的资料,以及其印尼供应商为扑灭林火所采取的措施。这家公司目前因涉及烧芭活动而遭印尼当局调查。

环境及水源部长维文医生昨天在记者会上重申,已寻求印尼的配合,提供相关信息,包括涉及林火的公司高层人员身份,以协助调查。他说,虽然印尼已经采取行动避免烟霾问题加剧,可是仍有许多工作需要做。

他强调:“烟霾不是天灾,而是人祸,不可以姑息。”烟霾问题对本区域的卫生、社会和经济都有重大影响,例如在新加坡、印尼和马来西亚的一些航班因烟霾延误。

维文也说,全国中小学昨天因烟霾问题停课一天,政府上一次采取类似应急措施是在2003年的沙斯危机期间,可见问题的严重性。

探讨施以更多经济压力

另一方面,我国政府目前正在探讨如何对不良公司施以更多经济压力。维文说,由于肇事者也可面对民事诉讼,当局会公布调查结果。政府也将检讨采购条例及审批程序,探讨如何杜绝不良公司,并鼓励环保采购。例如,政府将探讨支持受行业和国际认可,并采取可持续经营方式的公司。

维文说:“我们希望公司在供应链管理方面保持透明化,尤其是那些在棕榈油业和林业的公司。不良公司必须知道,损害我们的健康、环境和经济要付出代价。”

在业界,有人呼吁抵制“烧芭”企业。新加坡制造商总会秘书长蓝运开受访时说:“我们尤其鼓励利益相关者只跟那些拥有有效‘不烧芭’政策的机构购买货品。‘不烧芭’政策若不贯彻实行及监督,将只是一份意向书而已。”

他说,商会将提供可让企业作出决定的产品资料。此外,企业也能自清——单方面宣称自己的产品是否是以负责任的方式生产,以及不含有肇事公司的原料成份。

“我们吁请会员和伙伴,不要跟已被当局确认的肇事公司及相关机构有业务交易。”

荣誉国务资政吴作栋昨天也在面簿贴文,指找出问题的源头才能真正解决问题。他说:“如果印尼能够杜绝非法烧芭,投资者也会对它应对其他复杂挑战的能力产生信心。烟霾是它展现有效管理和区域领导地位的试金石。大家都看得到,呼吸着,它无法躲避。”

 

联合早报

苏文琪

2015年09月2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