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可以出力 环保组织发动“拒买”行动抗霾

对于源自境外的烟霾,国人往往觉得自己是束手无策的受害者。然而,导致烟霾的罪魁祸首可能正是人们手中的日常用品。本地多个环保组织和民间团体纷纷向消费者呼吁,不应被动忍受,而是可以积极通过消费选择来对抗,大型零售超市也可扮演重要角色。

今年7月底,世界自然基金会新加坡分会、民间组织“People’s Movement to Stop Haze”(停止烟霾民间运动,简称“PM.Haze”)和新加坡国际事务学会联合发起“We Breathe What We Buy”(我们呼吸着我们所购买的东西)请愿,号召人们支持“可持续性”棕榈油生产和供应。截至昨晚,该请愿吸引了6800多人签名。

棕榈油在全球广泛使用,超市中约一半商品都含有棕榈油,包括巧克力、奶精、纸张和肥皂,以及多数标为“植物油”的食用油等。

根据世界自然基金会的资料,新加坡市场虽然售卖可持续性纸用品,但消费者很难找到标有“可持续性棕榈油认证”(certified sustainable palm oil,简称CSPO)的商品。“没有消费者需求,企业就没有动力去采用CSPO。”

世界自然基金会于2013年发表的《棕榈油购买者的记分卡》(Palm Oil Buyers Scorecard)报告中,对近100家全球知名零售等企业的棕榈油来源情况打分,其中强生、联合利华和宜家等公司百分百采用CSPO,而另外一些企业则仅有50%甚至更少的棕榈油来源是可持续性的,例如美国著名巧克力公司赫氏(Hershey )和宝洁公司等。

世界自然基金会新加坡分会发言人露易丝·伍德受访时说:“我们并不是要抵制所有棕榈油商品,因为棕榈油生产也为数以万计的人提供生计,而这些人很多都生活在贫困线边缘。不过,我们希望通过这个请愿,让市场更偏向具可持续性的商品,减少烧芭等不环保做法生产的棕榈油。”

新加坡环境理事会正在与政府和新加坡制造商总会等组织合作,盼从消费者需求方面着手,促使制造商采用更加环保的生产方式,包括采购可持续性纸张和棕榈油等。

环境理事会执行董事佘贵成受访时说:“我们已经开始与政府共同探讨,在国家层面推行一个绿色公共部门采购政策。这将迫使想要和公共部门做生意的企业,重新思考他们如何生产,以及原材料的来源。我们甚至将尝试让一个大型连锁超级市场答应只供应能证明是可持续生产的商品。”

佘贵成说:“我们认为一年一度的烟霾问题能在消费层面有一个解决方案。这是在我们能控制的范围内的,而我们也可以向违规制造商发出信号说,我们不再支持不负责、不可持续的生产方式。”

学者成立小组领导抗霾

此外,本地学者也引领对抗烟霾的民间运动。在南洋理工大学黄金辉传播与信息学院教授汪炳华的主导下,“Haze Elimination Action Team”(消除烟霾行动小组,简称“Heat”)于2007年成立。本地当时经历十年来最严重的烟霾污染。

汪炳华受访时说,成立Heat的目的是呼吁人们抵制坚持采用不可持续生产方式的顽劣业者。他举例说,银行可以拒绝贷款给这些企业,职总平价超市等大型超市也可以扮演更重要角色,采购可持续生产的商品。办公室用纸也应只向遵循可持续生产的商家购买。

该小组成员人数在过去两天内增加了50%。汪炳华说:“我们不是无助的,我们可以做点什么。我们作为世界上最富有的国家之一,肯定是能找到一些方法的。”

 

联合早报

王舒杨

2015年09月27日


商界:信息不透明 难确定棕榈油业生产模式

商界人士指出,本地商家应确保以负责任的方式进行业务,但棕榈油业的信息不透明,难以确定生产方式百分百遵照可持续模式。

联合国全球盟约组织(United Nations Global Compact)属下的新加坡企业社会责任会(UNGC Network Singapore)副主席郑嘉顺说:“现在的消费者更加精明,他们会选择采用可持续方式生产的食品和消费产品,因此来自这些企业的产品会受消费者青睐。”

但是他指出,目前区域棕榈油供应链的信息不全,认证体系也不完善,无法确定哪个产品是100%来自可持续企业,也不能肯定100%可持续认证是可靠的。

他举例说,一个棕榈油的中介商向不同的供应商采购,其中一些是100%可持续的种植业者,一些不是,当食品制造商向中介商购买棕榈油时,买到的是来自不同种植业者的棕榈油,无法得知具体来源。

另外,获得100%可持续认证的商家有时也可能因为自身供应短缺,向没有认证的商家采购,但打着可持续的招牌出售。

新加坡中小企业商会(ASME)会长王崇健说,本地不少中小企业和涉及烧芭的公司有业务往来,包括服务、工程、金融,以及法律业者。

他提醒中小企业,应该选择采用可持续运作模式的客户和商业伙伴,但不讳言,有些大集团企业结构复杂,中小企业无法了解客户或合作伙伴是否与烧芭的公司有关联。

一些跨国企业如联合利华(Unilever)致力于使用以100%可持续方式生产的棕榈油,公司的目标是在2020年之前确保所有棕榈油都来自于有迹可循(traceable)以及获得可持续认证的来源。但联合利华也指出,进展要比期望中来得慢,棕榈油供应链非常复杂和不透明。

若严格规定 交易商或撤离本地

郑嘉顺指出,我国并没有规定只能进口以100%可持续方式生产的棕榈油,由于本地市场规模小,一旦这么规定,许多棕榈油交易商估计会撤离本地。

欧洲在进口产品时对可持续的运作方式要求非常高,这是因为欧洲有庞大的市场,例如荷兰只进口以100%可持续方式生产的棕榈油。

郑嘉顺也认为,跨国棕榈油企业应该继续推动可持续发展,为供应链和小型农业者提供教育和机械化的支持。

他也举例金融业者,例如在欧盟的银行,可以不向烧芭的公司提供融资。他说,区域银行提供融资时一般比较“灵活”,特别是当涉及到一些大型企业。

跨境烟霾污染法令去年9月生效,环境及水源部长维文医生前日表示,我国政府正在探讨如何对不良公司施以更多经济压力。

大华银行经济师陈达德说,法令实施不容易,须要印尼方面的合作。他希望,政府通过罚款让这些企业承担污染环境的成本,起到杀一儆百的作用。

 

胡渊文

2015年09月2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