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总人口增幅创十多年新低

2015-population《2015年人口简报》显示截至今年6月,我国总人口约553万5000人,比去年6月多出1.2%,增幅持续下滑。总人口增长放缓主要因素是非居民人口的增幅较同期小。其中,外籍员工人数过去一年增加2万3000人,较去年同期的3万3000人减少了1万人。

 

外来人口增长进一步放缓,促使过去一年新加坡总人口增长率只达到1.2%,是超过10年来的最小增幅。

总理公署国家人口及人才署昨天发布《2015年人口简报》,截至今年6月,我国的总人口约553万5000人,比去年6月的约546万9700人多出1.2%。在这之前,2003年的增幅为0.2%。

我国总人口增长率自2012年就持续下滑,从当时的2.5%,分别滑落到2013年和2014年的1.6%和1.3%,今年6月的数字更创下过去十多年来的新低。相比2005年至2010年间的3.5%年增长率,我国人口增长放缓的速度更显著。

2013年公布的人口白皮书预计,2010年至2020年间的总人口年增长率将介于1.3%至1.6%。最新的数据显示,我国人口增长率比预期范围更低。

我国总人口增长放缓的主要因素是非居民人口的增幅较同期小。截至今年6月,非居民人口达163万人,较去年同期增加2.1%,但增幅比之前一年的2.9%来得低。

其中,外籍员工人数过去一年增加2万3000人,较去年同期的3万3000人减少了1万人。

关注人口流动的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政策研究所高级研究员梁振雄博士受访时说,非居民人口增幅放缓与政府近几年推出的政策大方向相符。

他说:“我国资源有限,基础设施无法承担大量外籍员工的涌入,而且社会以及国人心理上是否能接受外来人口,这些都是重要的考量因素。因此,政府近年来有意识地收紧了外籍员工人数,限制企业聘用本地人和外国人的比例,导致非居民人口增幅减低,这并不让人感到意外。”

他指出,环球经济增长放缓,也促使了不少本地公司检讨雇用策略,减少聘请外国工人。

不过,随着婴儿潮(baby boomers)一代在下来五到10年内逐步退休,梁振雄说,我国可能得再次引进更多外来人口,填补职场上的空缺。

新跃大学经济系高级讲师特斯拉(Walter Theseira)受访时分析,我国每年只有约三万名新生儿,若不靠移民人数,人口增长率将几乎等于零,甚至可能萎缩。

他指出,经济增长其中一个元素是增加人口,但这并不是权宜之策。我国政府限制引进外来人口,目的就是要通过重组经济、增加生产力以及改善技能,来促进增长。

人口报告指出,企业下来将继续面对紧张的劳动力市场,但政府会支持企业以技能及资本投资推动增长。

此外,政府已推出了未来技能(SkillsFuture)培训计划,协助新加坡人提升技能。当局也继续通过改善公平考量框架(Fair Consideration Framework)以及设立职业库,确保新加坡人在申请高素质工作时有公平的机会。

人口报告的其他数据显示,本地去年有3万3193名公民宝宝出生,加上新公民入籍,公民人口过去一年增长1%,达337万5000人。

65岁以上公民比率更高

去年有约两万名新移民入籍我国,与过去几年情况一样。国家人口及人才署在报告中说,政府计划每年继续引进1万5000名到2万5000名新移民,避免公民人口萎缩。

永久居民人口则连续第五年维持在约53万人,大多数都在25岁至49岁的主要劳动年龄层。去年,有三万人成为我国永久居民。

值得关注的是,公民人口继续老龄化,年满65岁的公民比率达到13.1%,比去年的12.4%更高。公民人口的年龄中位数继续从40.4岁提高到40.7岁。人口赡养比率则从10年前的每一名年长公民有7.2名适龄工作公民赡养,减少至今年的4.9名。

 

联合早报

林子恒

2015年10月0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