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法令生效 难以化解邻里纠纷 今起可交法官定夺

在邻里纠纷解决法令下,申诉人只能针对今年10月1日及之后发生的邻居滋扰行为追究法律责任。文化、社区及青年部和律政部日前强调,那些尝试调解无效的个案才应交由邻里纠纷仲裁庭处理,法律程序是最后选择。

 

邻里纠纷解决法令即日起生效,今后邻居间的摩擦如果演变成较棘手的纠纷,难以化解,一方可诉诸法律途径,交由法官定夺。

申诉人只能针对今年10月1日及之后发生的邻居滋扰行为追究法律责任。至于此前发生的滋扰行为,则可成为证据,呈堂给法官做参考依据。

可判最高两万元赔偿

法官可根据情况判处最高两万元的赔偿、发出强制令、规定必须履行的行为、指示一方道歉,或下达其他附加庭令。

如果滋事邻居不履行庭令,申请人可向法官申请特别指示庭令(Special Direction)。若滋事者继续对庭令视若无睹,滋事者将被视为触犯刑事法,可被判最高5000元罚款或最长三个月监禁或两者兼施;继续滋扰邻居者可被判每天罚款1000元,最高不超过一万元。

法官也可在必要时发出禁门令(Exclusion Order),禁止滋事者在自家居住,以防止他继续干扰邻居。

邻里纠纷解决法令(Community Disputes Resolution Act)于今年3月在国会通过。新法令是加强社区纠纷解决框架(Community Dispute Management Framework)的一部分,旨在处理悬而未决的邻里纠纷。

文化、社区及青年部和律政部日前召开记者会解释申请程序时强调,那些尝试调解无效的个案才应交由邻里纠纷仲裁庭处理,法律程序是最后选择。

在新法令框架下成立的邻里纠纷仲裁庭(Community Disputes Resolution Tribunals)将专门负责处理这类申请。

所谓邻居,只限住宅区的居民,不包括商业和工作场所。涉及纠纷的各方必须住在同一座建筑,或是相距不超过100米,并不同住一个屋子。

申请程序较简单便宜

各方不可有律师代表

在邻里纠纷仲裁庭上,各方不可有律师代表,过程多由法官引导。未成年者、年长者、不识字者、缺乏心智能力者或残障者可由第三方代表。

此外,申请程序比一般民事诉讼简单。申请人提交仲裁申请时,除了须取得滋事邻居的姓名和住址,也须提交滋扰行为的证据,例如照片、报案记录和医药报告等。有关文件必须由合格翻译员译成英文,电子证据要刻录光盘里。

提交资料后,申请人必须在14天内将有关申请和证据副本送交滋事邻居。对方收到有关文件后,有14天的时间提出反驳。

为了不让居民因负担不起,而放弃享有平静生活环境的权利,有关收费也比一般民事法庭低,申请费每次为150元。展开聆讯后,首日免缴听审费,第二和第三天为100元。如果聆讯过程拖过三天,每多一天将征收250元。

过去,居民若无法自行解决邻里纠纷,可向中立的第三方如基层领袖或社区调解中心寻求帮助。公共机构每年平均收到七万多起抱怨邻居太吵闹的投诉,社区调解中心则每年受理1500多起邻里纠纷。

由于现有的调解程序非强制性,多数纠纷因其中一方拒绝出席或不配合而无法解决。其中,当事人不现身的个案多达六成。据社区调解中心数据,每年获得正式调解的约600起个案中,约七成能圆满解决,其余无从解决。

随着邻里纠纷仲裁庭正式投入运作,如果涉事居民没尝试调解就闹上法庭,法官可介入下令他们接受调解或辅导。

文社青部表示,将继续与相关部门合作,推广睦邻精神。例如淡滨尼北和文礼已率先展开社区巡察员试验计划,由受雇于警察部队的非制服人员协助警方调解邻里噪音纠纷。当局也根据公众的意见,加强了调解工作。

 

联合早报

苏文琪

2015年10月0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