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临终质量指数 我国排名升至第12

2015-chart-death-new.pdf参与2015年度临终质量指数调查的国家与地区数量,比2010年第一次做的调查多出一倍。即便如此,新加坡在最新报告中的排名仍有所上升。排在第一位的不变,仍然是英国。

政府推出慈怀护理策略,加强医护人员在慈怀护理方面的培训,以及让癌症病人动用更多保健储蓄支付临终治疗开销等方面的发展,使得新加坡过去五年在慈怀护理上有长足进展,更在80个参与2015年度临终质量指数调查的国家与地区中排名第12,并保住亚洲第二的位子。

本地慈善机构连氏基金会委托英国财经杂志《经济学人》信息部进行,以一年时间完成的评估调查昨天出炉。

这项报告通过分析、比较国际组织和各国政府的数据与资料、访问120名来自世界各地的临终慈怀护理专业人士等,根据五大评估标准,即临终慈怀治疗与医疗环境、人力资源、医疗护理可负担程度、护理质量及社区参与程度,为80个国家与地区的慈怀护理服务打分。

值得一提的是,参与2015年度临终质量指数调查的国家与地区数量,比2010年第一次做的调查多出一倍。即便如此,新加坡在最新报告中的排名仍有所上升,从五年前40个国家与地区中的第18名,升至第12名。排在第一位的不变,仍然是英国。

新加坡慈怀理事会主席、也是陈笃生医院慈怀护理专科高级顾问医生李安琪认为,新加坡在慈怀护理方面有所发展,归功于慈怀护理如今已成为新加坡医疗体系里的其中一种“医疗语言”。

“决策者、慈怀护理倡导者、加上与业者之间紧密合作,努力为临终病患提供更好的照料,得以让我们在慈怀护理方面有所提升。新加坡在2012年推出慈怀护理策略后,短短两年内,便使本地慈怀护理在资金、服务、住院设施、慈怀护理条列与培训等方面都加强了。”

我国社区参与程度

表现不尽理想

报告显示,新加坡在慈怀护理可负担程度、护理质量与人力资源等指标表现优秀,但在社区参与程度上的表现不尽理想。

在前三方面表现突出,主要是因我国已允许癌症病人、内脏衰竭病人等动用更多保健储蓄支付医疗费;慈怀护理专科医生人数也从2011年的33名增至51名;政府也为家庭医生及其他医护相关人员推出更多慈怀护理相关培训计划。

不过,在社区参与程度方面,新加坡能够做的还很多。

决策者应推动

社群慈怀护理认知

连氏基金会在2014年展开的临终态度调查显示,只有一半的国人听过慈怀护理,仅三分之一受访者能正确回答何谓慈怀护理,因此,连氏基金会认为,国人在主动谈论慈怀、临终课题方面可更加积极,不应等到病危时才来讨论。

指数报告也强调,决策者应扮演领头羊的角色,推动社群认识、了解也接受慈怀护理。

本地2013年的死亡人数为1万8938人,获得慈怀护理的病人在5000左右,相等约20%的病人获得临终照料。

然而政府之前预测,到了2020年,需慈怀护理的人数可能增至一万以上,因此,在接下来五年,慈怀护理床位、医护人员等方面都须要大幅度提升,才能应对需求。

李安琪也提醒,目前获得慈怀护理的病人中,绝大部分为癌症病人,因此针对其他病患如心脏疾病患者的临终护理服务还须加强。

另外,获得慈怀护理服务的病人虽可获得津贴,并动用保健储蓄支付医疗费,但下个月推出的终身健保,以及保险公司的保险计划都不涵盖慈怀病院的护理服务。

亚太安宁关怀与姑息医疗协会主席吴冯瑶珍副教授补充:“许多病人当知道自己已没法痊愈时其实并不想呆在医院,但由于他们的保险计划并不涵盖慈怀病院的治疗,因此他们只能选择呆在医院。保险公司需意识到,临终病人其实可在慈怀病院获得比医院更好、更便宜的照料。”

连氏基金总裁李宝华则建议,将慈怀护理设为所有医护人员都必须接受的核心培训。他认为,最理想的情况是所有医护人员都具备基本的慈怀护理知识,能给予各种疾病患者基本的护理,而慈怀护理专科医生则负责培训,及为病人提供更深一层的专科护理。

欧美国家名列前茅

台湾是亚洲唯一跻身十大地区

从2010年首份临终质量指数报告中的第14名,一跃而升至本年度报告的第六位,台湾成为唯一挤入2015年度临终质量指数报告前10名的亚洲地区。其他排在前十名的以欧美国家为主。

昨天出炉的2015年度临终质量指数报告,排在第一至第五位的五个国家,与2010年的排名保持不变,依次为英国、澳大利亚、新西兰、爱尔兰与比利时。

排在第六位的台湾,是唯一排在新加坡前面的亚洲地区。其他亚洲国家与地区的排名包括,排在第14位的日本、第22位的香港、第38位马来西亚,以及第71位的中国。

经济学人智库董事编辑大卫在昨早的记者会上指出,排名显示,富裕与人均收入高的国家,在这个指数的排名也偏高。

英国得以再度排名第一有赖于英国的综合国家政策、慈怀护理治疗与国民医疗保健制度(National Health Service)的有效结合,加上大量的临终慈怀推广运动等。

根据报告,台湾在慈怀护理方面表现亮眼,主要原因包括为当地从2004年至2012年得以提供更多慈怀护理相关服务、提供慈怀护理服务的团队数量显著增加、慈怀护理服务的开销也是病人可负担得起的,以及拥有良好的社区参与。

另一方面,受人力资源和基础设施的局限,许多发展中国家仍无法提供基本的疼痛管理方案。

针对排名第71位的中国与第67位的印度的表现,亚太安宁关怀与姑息医疗协会主席吴冯瑶珍副教授说:“中国和印度这两个人口大国占了全球人口的一半以上。这两个大国的慈怀护理在需求与供应方面存有巨大差距。”

不过,报告指出,一些收入较低的国家展现出创新和个人主动性,例如排在第31位的巴拿马正将慈怀护理治疗纳入当地初级医疗服务中。

有研究显示,病人若在诊断患上末期癌症的两天内就开始接受慈怀护理治疗,将可节省高达24%的医药费。对此,报告指出:“不一味地追求各种治疗,转而更全面地帮助病人控制疼痛和病症,可减轻整个医疗系统所承受的负担。”

 

联合早报

黎远漪

2015年10月07日


研究显示 国人低估本身愿为临终医疗所支付费用

一项最新研究显示,健康的国人或许低估了自己愿为临终医疗所支付的费用。在避免疼痛方面,癌症病患愿意支付的数额比健康者估计的数额高出近四倍。

这项研究由杜克—新加坡国大医学研究生院的连氏慈怀研究护理中心进行。

研究团队在2012年至2013年间访问了542名50岁或以上公众,以及332名末期癌症病患。调查者让前者假设自己刚刚被诊断出末期癌症,并估计自己愿意为延长一年寿命、避免疼痛,以及在家中过世等方面支付多少钱;受访的癌症患者也被问及在这些方面愿意支付的费用。

调查结果显示,普通年长者愿支付1587元延长一年寿命,但受访的末期癌症病患则愿意支付六倍价钱,约1万1043元。

人们愿为生命质量所付出的花费则更高,普通年长者愿意花9358元避免疼痛,而癌症病患则愿支付高达4万3308元。

在家中过世对很多人来说,比延长生命更为重要。普通年长者愿意为了能在家中过世而花上3712元,而癌症病患则愿支付高达1万9295元。

这项调查使用的是离散选择试验法(discrete choice experiment)。这是一种被广泛应用于公共卫生和健康保险等方面的研究方法,可以模拟不同情景并了解消费者在不同的产品特征水平下(如价格和服务等)如何选择,以愿意支付的金额来衡量受访者对某个方面的注重程度。

连氏慈怀研究护理中心执行主任芬克尔斯坦教授(Eric Finkelstein)指出,研究结果说明,健康年长者低估愿意为延长生命而支付的费用,也可能因此并没有为末期医疗购买足够的保险或积累足够存款。他说:“如果果真是这样,那么强制性医疗保险,譬如终身健保,就可能帮助人们降低日后后悔的可能。”

这项研究获得卫生部的全国医学研究理事会和连氏慈怀研究护理中心支持。论文日前发表于学术期刊《卫生政策》(Health Policy),并将在明天举行的连氏慈怀研究护理中心—新加坡慈怀理事会临终关怀研讨会上发表。

 

王舒杨

2015年10月0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