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皇镇 老街坊情浓化不开

此专版配合新加坡金禧国庆推出,每逢星期一出版,介绍本地历史遗迹、文化景观、宗教场所、著名老区和市镇。新加坡水彩画会的画家将依每期主题绘制一幅水彩画。

李玉兰、熊颜玉和王招弟在1970年分别迁入女皇镇美玲街第160座组屋,在那里一住就40多年,虽然住在不同楼层,大家却时常在巴刹、车站或组屋底层碰面聊天,感情很好。王招弟没有和已成家立业的孩子们住在一起,她说:「我舍不得搬。」

李玉兰、熊颜玉和王招弟1970年分别迁入女皇镇美玲街第160座组屋,成为本地首批居住在点式组屋的居民。

她们在这栋组屋中带大孩子、看孩子成家,然后送别了老伴。如今,她们都已过了古稀之年,本来大可以选择和子孙到别个住宅区生活,但她们仍坚持住女皇镇,因为那里有她们相处了大半辈子的景、物与人,难舍难分,即使“铲土机开过来也不搬”。

美玲街第160和第161座组屋,是建屋发展局建造的首两座点式组屋(point blocks),共有456个住房单位,包括342个三房式和114个四房式住宅。点式组屋突破了传统长形组屋的设计框框,生活环境较为隐秘。

熊颜玉(72岁)回忆道:“旧式组屋走廊很长,每天都会有左邻右舍走过你家,有时还会很吵。我们这栋楼就不会有这样的情形出现,当年获得分配组屋(单位),老公高兴得不得了!”

虽然点式组屋的设计局限了居民碰面的机会,但并不妨碍居民建立和睦关系。李玉兰(72岁)说,很多邻居和她们一样,在那里一住就40多年,虽然住在不同楼层,大家却时常在巴刹、车站或组屋底层碰面聊天,感情很好。她笑说:“见不到就打电话煲电话粥咯!”

王招弟(71岁)育有三女一男,孩子们已成家立业,却不住在女皇镇。问她为何不想和孩子住在一起享天伦,她笑说:“我们都觉得女皇镇很特别,这里很好、很通风,邻里安全,我舍不得搬。”

城建实验室 处处是第一

三个老街坊以生活点滴道出她们对女皇镇的情感,而女皇镇60多年的发展史,确也显示了它浓浓的历史与人文气息。

英女皇伊丽莎白二世于1952年登基,英殖民政府设立的新加坡改良信托局(Singapore Improvement Trust,建屋发展局前身)为纪念宗主国这一盛事,决定将市区外围首个卫星镇命名为“女皇镇”(Queen’s Town)。女皇镇有许多地标建筑,后来也成为政府试验不同城镇规划风格和技术的试验室,因此区内有许多“新加坡第一”。

其中包括建屋局1960年成立之后,在女皇镇史德林路(Stirling Road)兴建的第一批政府组屋。这些组屋设有一至三房式的租赁住房单位,部分居民是在1961年的河水山大火中失去家园的灾民。因为有七层楼高,当时人们也用福建话称它们为“七楼”。

建屋局的新尝试也体现在女皇大道第168A座组屋。这栋组屋形状看似张开翅膀的蝴蝶,所以也称“蝴蝶楼”。20层高的蝴蝶楼建于1973年,借助这个成功经验,建屋局过后在其他市镇建造更多弧形组屋,而且设计日益注重美感。

见证建国历程的文化市镇

另外,从当年的皇宫戏院望向玛格烈道(Margaret Drive),最先看到的是新加坡首个社区图书馆——女皇镇图书馆,也是另一个具有标杆作用的公共建设,1970年4月30日由时任总理的李光耀主持开幕仪式。2004年,史丹福路的原国家图书馆建筑因需要让路给隧道建设而被拆除,女皇镇图书馆顺理成章地成为本地历史最悠久的图书馆,两年前市区重建局将它列为受保留建筑物。

女皇镇体育场是新加坡首个邻里体育场,上世纪70年代至80年代,那里是举行国庆检阅和区域运动赛事的主要场地。毗邻的游泳池更是国家水球队早年的培训基地,1971年本地最早的一支水球队就在这个游泳池成立,队员都是附近中学的学生,为国家水球队栽培了不少国手。选手全为女皇镇水球队队员的国家队,在1979年东南亚运动会中赢得水球赛的冠军。

其他建设诸如第一座政府建造的回教堂、第一所技术学校、第一所面向特别需求学生的学校等,都座落在女皇镇。随着国人日益重视保留和发扬本地文化遗产,女皇镇在建国岁月期间所扮演的重要角色,近年来在各方积极推动下引起更多共鸣。

设文化遗产基金

筹建市镇博物馆

民间团体“我的社区”和女皇镇公民咨询委员会,就努力不使女皇镇在发展浪潮中失去旧时风韵。除了推出开放给公众参与的历史之旅之外,这两个组织还设立女皇镇文化遗产基金,以便日后设立博物馆。

女皇镇在去年继如切区之后,成为本地第二个“文化市镇”(Heritage Town)。由国家文物局设立的文化市镇奖,为得奖市镇发放10万元,助市镇落实各项计划。热爱女皇镇的人,势必继续以创意和与时并进的方式,继续传扬它的故事和精神。

郭培菁

女皇镇,水彩画

● 2006年成为新加坡水彩画会会员

● 2006-12年参加新加坡水彩画会第37至43届年展

● 2006年参加槟城与新加坡联展

● 2012年参加黎才专師生展

记忆盒

排屋式组屋——

通往半世纪前的时光隧道

进入柯向韩(32岁)史德林路的排屋式组屋,第一个感觉就是走入了时光隧道,因为这栋房子过去半个多世纪不曾装修过。

柯向韩的父亲一家因为在河水山大火中失去房子,在那之后获政府分配到史德林路的排屋式有地组屋居住。他们原本是租户,后来才成为屋主。

史德林路的13座排屋式组屋是改良信托局于1959至1961年间建成的住宅,有150多个三房式和四房式单位。

柯向韩的家至今依旧保留着石棉墙壁,游走在天花板和墙壁上的电线清晰可见,连房门锁也是“古董”。除了客厅的电视机是几年前新买的之外,家中的陈设,几乎都用了30年以上。

柯向韩的父亲喜欢饲养动物,先后养过狗、鸟、兔子和鱼。现在他们家门前的鱼池,还有一尾养了十年、十多公斤重的鲶鱼。住了二三十年,柯向韩印象最深刻的有好几次遇到蟒蛇来“造访”,要劳动警察来把它们带走。

柯向韩的父亲在世时,曾想过要装修老房子,但始终没有下定决心。父亲过世后,现在只剩下他和母亲两人。柯向韩担心,如果花了几十万元装修,政府突然要重新发展,一切就会付之东流。

他说:“有时看了很想哭。我住在这里虽然有很多美好的回忆,可是,有时真的觉得需要做点改变。”

 

联合早报

陈能端

2015年10月1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