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显龙总理:龙应台的观点有参考价值

别人看待新加坡的观点虽然和我们不一样,但还是有参考和学习价值的。

李显龙总理昨天在面簿上转贴了本报和台湾著名作家、学者龙应台教授所做的专访时,表达了上述的读后感。本报日前也在面簿上载了专访的部分英文译文。

李总理说,我们往往能从他人的观点中学习到一些事物,包括批评我们的人。

他说:“往往其他人眼里看到的新加坡,跟我们的观点有所不同,值得我们参考。”

李总理也指出,龙应台在访问中提到了一些有趣的观察,包括新加坡这些年来的改变。

1994年,龙应台在《幸好我不是新加坡人》一文中写道:“给我再高的经济增长,再好的治安,再效率十足的政府,对不起,我也不愿意放弃我那一点点个人自由和民主。”她以犀利的文字直接表达对新加坡政治体制的不认同,一度引起争议。

龙应台日前在专访中承认,“从那个时候到现在的大概20年光阴里,新加坡其实变了很多。”

她举例说,新加坡人感觉比以前更宽容,而政府开放赌场,也说明那是“一种多元态度的呈现”。她也透露,自己通过新加坡友人得知,新加坡人对同性恋的态度友善多了。

本报台北特派员胡文洁与龙应台的专访“龙应台:新港台都像一叶扁舟”,刊登于本月11日(星期天)。

龙应台: 新港台都像一叶扁舟

台湾和新加坡都是亚洲发达经济体,但这两个华人社会无论在政治或文化方面有着截然不同的发展。

应联合早报、新跃大学与通商中国联办的“2015新跃文化中华讲座”邀请,

台湾著名作家、学者龙应台教授将于本月25日来新发表“从村落到都会——我的文化经验”专题演讲,

分享对大中华区方方面面的观察。

本报派驻台北特派员上月底与龙教授进行了专访,她在访谈中分析了台新两地未来面临的一些挑战;

她特别强调,文化的根非常重要,拥抱多元不等于没有根,而是在“最深的文化的根”的基础上去拥抱多元。

“20年前我写了一篇《幸好我不是新加坡人》,惹了众怒。我相信从那个时候到现在的大概20年光阴里,新加坡其实变了很多。”

1994年,龙应台在《幸好我不是新加坡人》一文中写道:“给我再高的经济增长,再好的治安,再效率十足的政府,对不起,我也不愿意放弃我那一点点个人自由和民主。”她以犀利的文字直接表达对新加坡政治体制的不认同,一度引起争议。

重提这段往事,龙应台带着笑容的,谦虚表示此前她加入台湾政府内阁的三年,因公务繁忙没机会密切关注新加坡的发展,仅在“非常粗浅的印象里头”,留意到新加坡人比以前更宽容。她以新加坡政府开放赌场为例,说明那是“一种多元态度的呈现”,并透露自己通过新加坡友人得知,新加坡人对同性恋的态度也友善多了。

龙应台指出,过去十年,同为华人社会的香港和台湾发生了巨大变化,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变化是社会内部的矛盾尖锐化。台湾除了社会出现问题,经济也出现衰退现象。处在这个大环境下,新加坡的社会与经济发展保持了稳健。

看到新加坡的优势

刚过去的七个月里,新加坡经历了建国总理李光耀逝世和人民行动党在大选中大胜。对此,龙应台指出,大家都在关注后李光耀时代,新加坡人怎么样走出一条稳健新道路的问题。

“我不敢给新加坡建议,因为我了解得不够深;我不敢,但是我看到新加坡的优势。”

龙应台觉得新加坡的优势,在于它跟北京的关系不同于港台,所以新加坡有相对从容的转圜余地与空间。第二个优势是新加坡拥有真实的多元文化,所以新加坡人对于非华文文化,尤其是伊斯兰文化,又相对于台湾人和香港人,有更好的条件与环境去深刻了解。

伊斯兰世界的价值观、政治、军事跟经济,在全世界的新秩序里已成为重大议题。“在这样的大趋势里头,我想象新加坡人要如何把心中原有的不安从负资本变成正资本,恐怕是很大的挑战。”

港台的“北京纠结”

至于香港跟台湾,龙应台称它们的繁荣与矛盾背后都有一个最重大因素——北京。有长达五六十年的时间,巨大的中国处于关闭的、沉睡的状态,台湾跟香港得利于这个现实,实现经济繁荣发展。但仿如在一夜之间,那关闭的、沉睡的狮子或猛兽突然醒过来,让香港人、台湾人大吃一惊,因为它挑战了他们过去60多年来习以为常的规律。

“因此,我觉得台湾人跟香港人现在最大的痛苦、震撼,是在于你原本平平静静、平平安安过日子,突然之间面对一个新的巨大的挑战。”

她认为,新加坡与香港、台湾的处境类似,犹如一叶扁舟,刚好在一艘大航空母舰旁;那航空母舰只要转一度,就足以掀起大海啸。只不过新加坡毕竟是个独立的国家,所以它跟航空母舰的关系,没有台湾跟香港这么不清不楚地纠结。新加坡还可以很冷静、理性地去处理这个国际关系,这方面对于台湾跟香港则非常艰难。

台湾即将在三个月后举行总统和立委选举,分崩离析的国民党给民进党制造了执政的大好机会,面对政党轮替以及随之而来的种种不确定,包括与对岸的关系,龙应台认为台湾人需要团结冷静去寻找生存之道。

“台湾的问题在于台湾更是一叶扁舟,在一个航空母舰的旁边,而且这个航空母舰还对你不是无所谓的,它是对你有目的的。这点跟新加坡很不一样。”

她说,台湾人现在心里充满了焦虑,那不只是对于处在恶海怒涛的一种焦虑,更因为他们与中国大陆有历史的情感纠结。这种纠结导致台湾人无法认清自己是“恶海上航空母舰旁的一叶扁舟”这个客观现实,不但没同舟共济、冷静思考如何面对现有环境,反而吵成一团。

“这是台湾最大的危机,它充满了纠结的情感,在一个恶海怒涛上面对一艘航空母舰,我们最需要的是团结跟冷静,然后我们最做不到的是团结跟冷静。”

媒体是“台湾人无法团结跟冷静”乱源

台湾自解严后,媒体百花齐放、竞争激烈,其特有的生态环境及生存方式,又在多大程度上影响了台湾人的“无法团结跟冷静”?

龙应台坦承:“大家都已经公认,台湾媒体本身已经变成乱源。在专业的认知里头,大家都说媒体应该是一个最冷静的力量,但是在台湾那一叶扁舟上,媒体已经变成打架的其中一部分。”

她指台湾媒体的堕落是公认的事实,当一名记者受质疑为何要处理某则“不是新闻的新闻”时,他会推说是听命于其采访主任,采访主任却说是媒体老板下的命令,媒体老板则说是为了收视率或报份才如此。她认为,追根究底是国民素质出了问题。

“如果人人都在说,这样的媒体我受不了了,那为什么没有拒看、拒听、拒阅的公民运动呢?全民的抵制并没有发生,所以到最后,根源又回到国民本身的素质了。”

自由与纪律拿捏展现公民素质

龙应台接着以新加坡跟台湾作为对比,说两者之间的自由指数相差很大,新加坡的自由大家都公认太少,台湾的自由大家都公认太多。“我觉得所谓公民素质的成熟……它不是自由多或少的比较,而在于谁对于自由跟纪律之间的拿捏是最好的,叫做成熟。”

美国《赫芬顿邮报》(Huffington Post)最近发出一项声明,表态今后将不再把特朗普(Donald Trump,美国共和党总统竞选人,言行颇具争议)的新闻刊在政治版,而是放到娱乐版去。

龙应台表示,这是一个非常重大的决定,代表特朗普已经不值得一个严肃的公民社会去关注他在总统竞选中的言行,因为他在制造笑话,并且很有意识地在占据新闻版面。

“赫芬顿邮报说,我们拒绝跟你玩你要的这个游戏,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们的娱乐版。这是一种态度啊!”反观台湾媒体一直欠缺这种专业态度。

新加坡的多元可打破华文中心主义

从新加坡变得更具包容性这个话题,龙应台谈到了“真正的包容”的重要性。她认为:“有(真正的)包容,你才可能有真正的思想产生;有真正的思想和自由,才可能有个人创造;有个人创造才可能有你的文学、你的音乐、你的艺术”。

她进一步解释,一个国家如果非常富有,当然可以建造全世界硬体最好的美术馆;不过在美术馆建成后,里头要展览些什么?所展览的东西是不是本土的创作?

从这里再扩大到一代又一代的孩子长大后,他会拥有怎样的思想、美学、艺术语言,在创造力方面是不是具国际竞争力?她觉得这些问题都是值得一步步去思考。

恐惧不利文化发展与提升

龙应台认为,一个地方的文化要得到发展与提升,就不能让人民心中存在恐惧。当一个人感到恐惧时,他会把自己包裹起来,把恐惧的人、事情或思想排除在外。

“我们台湾人有恐惧,我们恐惧共产党;香港人也有恐惧,恐惧一样的东西;新加坡人也一定有恐惧,他恐惧很多别的东西。”

她说,当一个人面对恐惧,把恐惧的东西看得非常清楚后再把恐惧放下,才能创造更大可能性。

在龙应台看来,新加坡有台湾与香港都没有的优势,它跟伊斯兰世界很靠近,有机会成为全世界吸收伊斯兰文化、华文文化、印度文化最透彻和最丰满的地方。

因为土壤多元,从新加坡走出来的艺术家、音乐家、作家,会不会跟全世界都不同?有没有可能独特到一个程度?这是龙应台的疑问。此外,她相信由于新加坡的多元,它更可以打破一种观念,即华文世界的人太过度地华文中心主义。

“事实上,一个文化真正要生猛、焕发,它一定是最开放的、最流通的,也最能够吸收外来的文化。新加坡因为特殊的位置跟地点,它是不是可能比香港、比台湾,尤其是比台湾更有优势,成为那个不是华人中心主义的地方?(这)对创作是好的。”

拥抱多元不等于没有根

龙应台特别强调,文化的根非常重要,拥抱多元不等于没有根,而是在一个最深的“文化的根”的基础上去拥抱多元。

她说,若以1949年为切断点,即台湾跟中国大陆的割裂,在那之后大陆走的路是把自己跟自己的传统试图一刀切断,台湾走的路是去拥抱自己的传统的根。有鉴于此,台湾的文化影响了整个华文世界,包括香港、马来西亚、新加坡。

由于拥抱自己的语言、文化、传统,台湾的根扎得比较深,以至产生出台湾的文学创作、音乐写作,这些文学跟音乐的创作,其实都是一种语言的表达。

她指语言是很深的根,因为够深,所以能变成香港的营养、马来西亚华人的营养、新加坡华人的营养。“我们台湾面临很大的挑战,在于你那个根如何更深?长长远远地深?”

此外,以什么态度看待自己的根,也会呈现不同结果。龙应台以马来西亚华人说明,“因为(华人)在马来西亚的政治处境是如此地恶劣,所以马来西亚华人对于华文的根这件事情,是把它当做一种天地之间必须拥抱以安身立命的东西(来对待),所以他是全心、全神、全身地投入”。

正因他们“用语言跟文化的根去处理马来西亚的题材”,马来西亚华人创造出朝气蓬勃、深受华人世界重视的马华文学;这是台湾跟大陆都做不到的。

新加坡的矛盾和两难

在对待“华文的根”这方面,龙应台认为新加坡有一点矛盾和两难。

新加坡人出于实用主义,即在世界的经济竞争中赚钱而去掌握英语跟华语,这种态度有别于马来西亚华人想抓住自己的根的渴望。

她提出一个或许是塞翁失马的问题:“你把语言不管是英语或者华语,当做工具使用,所以你在经济的竞争上胜人一筹,但是你失去的是那个用灵魂去拥抱而得到的文学、文化上的深刻。”

龙应台表示,这是新加坡人在建国50年后之后,面对下一个50年或者100年,值得去思考的问题。

2015新跃文化中华讲座

■讲题:从村落到都会——我的文化经验

■主讲:龙应台教授

■日期:10月25日(星期日)

■时间:下午2时至4时

■地点:新跃大学大礼堂

讲座名额已满,不再接受报名。

讲座当天,主办单位免费提供

从波那维斯达地铁站到新跃大学

的巴士接驳服务,时间从下午1时

至1时45分,每15分钟一趟。

龙应台生平简介

■1952年2月13日出生于台湾高雄。美国堪萨斯州立大学英美文学博士

■1984年,为《中国时报》撰写《野火集》专栏,引起热烈回响,隔年结集出版,一个月内印刷24次,印行100版,销售20万册,成为1980年代影响台湾民主发展的畅销书。

■1986年至1999年,旅居瑞士及德国,除在海德堡大学任教,也为欧洲报章如《法兰克福汇报》撰写专栏

■1999年,受台北市长马英九之邀,出任首任台北市文化局局长

■2003年2月,辞官回归写作

■2003年旅居香港,先后出任香港城市大学、香港大学访问教授

■2004年,受邀担任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访问教授

■2005年7月,与文化人及企业家共同创设“龙应台文化基金会”,致力于培植青年人的全球公民素养

■2008年10月,获香港大学礼聘出任首届“孔梁巧玲杰出人文学者”,并于港大柏立基学院创立“龙应台写作室”

■2009年8月出版《大江大海一九四九》,在华文世界引起巨大反响

■2012年,出任台湾首任文化部长,推动文化政策、建置文化法规,致力提升台湾文化软实力

■2014年12月,卸任文化部长,回归作家身份,并担任龙应台文化基金会董事长,继续推动社会扎根教育。

龙应台主要作品

著有《野火集》《写给台湾的信》《未完成的革命:戊戌百年纪》 《百年思索》《亲爱的安德烈》《龙应台的香港笔记》《孩子你慢慢来》《龙应台杂文精品》 《这个动荡的世界》《看世纪末向你走来》《我的不安》《美丽的权利》《人在欧洲》及《大江大海一九四九》《目送》等作品。

联合早报

胡文洁

2015年10月1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