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希有轻易夸大证词倾向 评定其可信度须特别小心

城市丰收失信案 书面判词

国家法院首席法官施奇恩昨天发表了275页的书面判词,逐一点评六名被告。法官认为一个人不必是法律专家才会知道基本的诚信,他也列举康希说法不实的数个例子。

被判失信城市丰收教会公款罪名成立的康希,坚称他是牧师,不是法律专家。可是,一个人无需精通法律才能明白基本的诚信。

国家法院首席法官施奇恩在媒体昨天取得的275页判词中,点评在2007年至2009年不诚实挪用教会千万元公款的康希(51岁)和五名副手。

针对康希辩称法律不是他的专长,法官认为一个人不必是法律专家才会知道基本的诚信。法官列举康希说法不实的数个例子。

例如:康希答辩时称,妻子何耀珊(45岁)最后两张华语唱片的销量不俗、相当成功,却“方便地”不提她的五张华语专辑给制作公司Xtron造成惨重的亏损;康希一直都强调,从未使用教会分文来资助何耀珊的歌唱事业,即使是在会员方瑞家2003年公开作出这样的指责之前。可是,事实并非如此。

此外,法官指出,他在衡量康希的证词时,发现他有轻易夸大证词的倾向,所以在评定他的可信度时必须多加小心。“他可以是谨慎、详细的,但对字句和数字却又随便和不精准”。

法官不怀疑何耀珊在流行乐坛上有一定的成就,可是康希似乎刻意过度推销她的人气和潜质。

2003年,方瑞家批评教会用公款打造何耀珊的歌唱事业。不过,教会斩钉截铁地否认指控。虽然最终化解了危机,但康希决定不再由教会直接资助何耀珊的唱片制作,转由Xtron Productions(简称Xtron)管理。

同年,跨界计划要把版图扩展到美国去,希望何耀珊在当地乐坛取得亮眼成绩后,转攻中国等其他国家,开演唱会间接传教。可是,她进军美国的处女英语专辑经费飙涨。

为了应付天文数字的制作费,康希、陈一平牧师(42岁)、教会前投资经理周英汉(55岁)、教会前财务经理黄玉音(38岁)及时任管委会成员的林岭恒(47岁),在2007年至2009年以教会认购两家公司Xtron和会员的玻璃制品厂The First National Glassware(简称Firna)总值2400万元债券为幌子,共谋挪用建堂基金来打造何耀珊的英语唱片。

制造债券赎回为掩饰罪行

为了掩饰罪行,陈一平、周英汉、黄玉音及财务经理陈绍云(40岁)再挪用2660万元公款来制造债券被赎回的假象,并在过程中做假账来欺骗审计师。

法官说:“这的确是‘非常奇异’的阴谋,因为他们各(对跨界计划)懂得的程度不同,也有不同的参与度,并满足于信任而不过问太多。可是,这不改变阴谋的确存在的事实,就如多项控状所指的。”

五人积极配合

不能称是被误导

法官也指出,陈一平牧师等五人完全是根据康希的指示和对他的信任而行事,并以本身的专长各司其职串谋挪用公款和造假账目,还确保行为和选择都达到康希的期望,结果在过程中没考虑到其他的选择和行为的道德责任。

“五名被告(不是康希)对跨界计划的愿景越忠诚,他们就变得越听话……但当他们进一步说服自己结果能合理化过程,并有意识地选择接受手法和目标,以及积极执行时,他们的行为就不能纯粹称作被误导,而是不诚实。”

陈一平牧师等五人有意识地,以热忱与智谋并相当狡猾地随康希指示行事。即使假设五人没意识到他们的行为不对,但这就是蓄意视而不见的生动例子。

康希沉默一天后网上说感受

在罪名成立后沉默了一天,康希昨午终于在面簿发表感受。他说,现在是他和家人非常困难的时期,并相信其他被告也有同样经历。他写道:“前面的日子与道路崎岖难行,但有神的恩典与慈爱,我不畏惧。”

首席法官逐个点评六被告

康希

创会牧师

●他很容易就粉饰或夸大其词。我不怀疑何耀珊在歌唱事业上的确取得一定成就,但康希看来是故意过度推销她的人气和潜质。

●他是教会领袖,整个教会和相关机构都以他马首是瞻。跨界计划是他的愿景和主意。他是计划的总舵主,所有相关预算和融资的事项都由他掌管。其他被告都得向他征求同意和指导。

●他不要公开教会参与Xtron和资助跨界计划,看来是因为严重欠缺安全感,想要预先避免受到质疑和监督,以免得公开一些令人不安的事实。

他坚称他是牧师,并不是法律专家。但一个人不需要是法律专家才能明白基本的诚实、真相和诚信。

周英汉

基金经理

●他和康希是志趣相投的同道中人,相互利用和驱使,一个是精神领袖,另一个是财务专家。当他们需要为了跨界计划而隐蔽教会款项去向时,道德和伦理的底线随之模糊而且变得主观,这时难题就来了……尽管如此,他选择跟随康希和陈一平逾越底线。

他显然一心要确保跨界计划获得足够赞助,而这是最重要的目标。在我看来,他强烈的性格,不达目的不罢休的决心和魄力,被康希赏识和利用。

陈一平

副高级牧师

●他表面上的无知不能成为辩护理由。他选择支持康希的愿景,帮忙为跨界计划筹集资金。他或许相信他是一心为教会谋利,但我认为他明知故犯,不诚实地挪用建堂基金。

审讯中,他被盘问时常见的回答是“我不知道怎么回答”,或是“没想太多”、“没专注于这件事”。在我看来,这是坦诚的答案,也反映出事实,那就是他不清楚所有细节,而且顺从康希和周英汉。

林岭恒

管委会会员

●他的角色是为Xtron和Firna债券认购协议铺平道路。他选择不过问太多,而是信任教会领袖如康希、陈一平和周英汉。

●他的参与度不像其他被告那么广泛,但程度小并不等于能够脱罪。毫无疑问,他不清楚所有细节,没有哪个被告掌握每项细节。这大概反映了教会是如何执行有关跨界计划的事务和运作。不要引人耳目也意味着,他们在各司其职时低调行事,秘密且不透明地工作。

●他的想法和做法都像是共谋者。他扮演一个任何同伙都无法完成的角色。他是教会最受信赖的小圈子里面的“局内人”,担任财务主管、财务委员会成员、投资委员会主席和审计委员会成员等财务职责的要职。

他像润滑剂一样,帮助整个机器运转,即便无法把他称作整个机器的重要螺丝钉。

黄玉音

前教会财务经理

●我并不怀疑她对教会跨界计划愿景的效忠,对教会的热爱,但这不意味着她就不会犯罪。她非常清楚计划,也深入参与,她不可能是真心相信挪用建堂基金资助跨界计划的做法是合法的。

对于债券资金资助计划,她不可能佯装不知。身为跨界计划的要员,她负责监管Xtron的资金流动,一有什么需求、现金缺口或不足,她都要通报康希和陈一平。

陈绍云

教会财务经理

●她的知情程度和参与程度,绝不只是一个员工在称职地执行指示。她支持康希的愿景,选择协助转手套利的交易,不可能说她相信这些做法是合法的。

她说自己就像是机器人,是不动脑筋的奴仆,但她的所作所为显示并非如此。

 

联合早报

郑靖豫 , 王舒杨

2015年10月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