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饵塞塑料浮水面 残忍手段拍雕猎食 摄影师行为受非议

live-fish-bait-styrofoam-photography灰头渔雕是濒临绝种鸟类。涉案的一群摄影师,把泡沫塑料碎片塞入活鱼饵嘴里,确保它不下沉,能在水面引诱灰头渔雕飞下来捕捉,以便捕捉到其猎食画面。农粮局已接获相关通知,并将进行调查。

一群摄影师为捕捉灰头渔雕猎食的动态画面,将泡沫塑料碎片塞进一条活鱼饵的嘴里,企图让鱼饵浮在水面引诱灰头渔雕飞下来捕捉。整个过程被人拍下,上传互联网,引起网民抨击。据了解,农粮兽医局已接获相关信息,并将进行调查。

灰头渔雕(Grey-headed Fish Eagle)在本地仅有12只至18只,是濒临绝种鸟类,以鱼类为主食。

据了解,涉案的摄影师属于同一个摄影群体,经常在捕捉自然画面时,利用诱饵或对诱饵动手脚,以吸引目标出现。

互联网视频显示,事件发生在今年8月16日,于武吉巴督镇公园“小桂林”。一名身穿黑衬衫的男子用注射管,将空气注入活鱼饵的鳔(swim bladder)内后,把鱼饵交到另一名摄影师手中,把泡沫塑料(styrofoam)碎片塞进鱼饵嘴里,再交由第三名身穿白色衬衫的摄影师。他把鱼饵丢入池塘的那一瞬间,坐在草地上的数个摄影师开始捕捉画面。

研究员:

或间接导致鸟群死亡

关爱动物研究协会(ACRES)副执行总裁阿姆布受访时指出,已接获事件的通知,一切交由农粮局调查,若有需要他们乐意协助。

她说:“不论是对鸟或对鱼,(摄影师的举止)都是残忍的。灰头渔雕如果咽下泡沫塑料碎片,可能因无法排出体外,导致体内肿胀发炎,影响食欲和猎食的能力。”

新加坡国立大学鸟类研究员陈健雄(26岁)说:“我们没办法调查这些动过手脚的鱼饵对灰头渔雕真正的伤害。但这些物质若留在体内,相信会给鸟群带来长期影响,也不排除间接导致它们死亡。”

陈健雄指出,鳔是鱼体内可涨缩的气囊,协助鱼只沉浮。“视频中的男子将空气注入活鱼鳔内,就是要让鱼饵浮在水面,泡沫塑料碎片是要进一步确保鱼饵不下沉。当活鱼饵在挣扎时,灰头渔雕可能会觉得那是容易捕捉的猎食,就直击鱼饵。摄影师也能趁机捕影雕猎食的英姿,拍出充满动态的画面。”

据悉,除了泡沫塑料碎片,一些摄影师会把冰块塞进鱼饵嘴中,取得相似的效果。陈健雄说,摄影师是否使用鱼饵向来都具争议性,但若伤害到动物群体,就是不道德的行为。

事件原由一名本地业余摄影师戈登在国际博客(10,000 Birds)上公开,英文时评网站慈母舰(mothership.sg)日前则在其网站上传了相关视屏,网民留言时纷纷谴责这种不道德的行径。

拥有超过10年鸟类摄影经验的福利(68岁,退休者)受访时说:“就为了一张照片进行这些残忍动作,这是怎么都无法接受的。

“摄影圈子内,向来都流传对诱饵动手脚,以吸引目标等相关信息,但知道和执行是两回事,大部分摄影师都不会那么做,仅限一小部分的害群之马。”

鸟类摄影爱好者宋儿(27岁,野生动物解救员)说:“自然摄影没有捷径,精髓就在等待。你需要了解鸟类的习性和生态环境,才能拍到漂亮、自然的画面。”

调查:多数摄影爱好者

不会主动阻止他人用诱饵

新加坡国立大学鸟类研究员的调查显示,本地摄影爱好者在发现他人利用诱饵诱引野生动物时,较少会上前阻止。

国大鸟类研究员陈健雄去年4月至10月间针对摄影爱好者的摄影态度进行调查,访问了59名摄影爱好者。

调查中有一道问题是:如果发现他人为摄影而利用诱饵吸引野生动物上钩,是否会上前阻止。结果约43%受访者表示不会上前阻止,仅有19%会出面阻止。

陈健雄解释说,每次在本地发现一只罕见鸟类后,大批观鸟和摄影爱好者就会涌到同一个景点拍照。“摄影爱好者或许认为,虽然有一小部分的人做出不道德的行为,但自己还是能从中受惠,拍到理想的画面,因此缺乏动力上前阻止相关的恶行。

“又或者,在这个以男性为主的摄影群体中,他们可能担心自己一个人站出来会遭到其他人攻击等。”

男子绑鸟拍照被罚款

为拍摄鸟类动态画面,做出不当行为的事件并非首次发生。去年8月17日,摄影爱好者沈杰登(译音)在面簿看到大士南部有本地常见的海鸟白额燕鸥(Little Tern)筑巢,便前去拍摄。他到现场时发现一名黑衣男子为了拍到理想的照片,把雏鸟赶到另一个地点,甚至拔除附近的野草。随后,另一名男子更抓住两只雏鸟,并把其中一只的双脚捆绑,之后绑在草堆上。

小燕鸥拼命挣扎发出叫声,引来它父母在附近盘旋。这时在场的数名摄影爱好者便趁机拍下鸟群飞行的样子。

据媒体报道,农粮兽医局事后对此展开调查。捆绑小燕鸥拍照的男子最后因虐待动物,而被罚款500元。

 

联合早报

邓玮婷

2015年10月28日


2015年11月01日

鱼身上塞泡沫塑料事件 李智陞:不能为拍照伤害环境

针对摄影爱好者在鱼身上塞泡沫塑料,把鱼当饵以拍鸟的事件,内政部兼国家发展部高级政务部长李智陞和国家公园局处长黄墩华昨天的亚洲赏鸟博览会上呼吁,野生摄影不能为了拍照伤害自然环境。

本报前几天报道一群摄影师为捕捉灰头渔雕(Grey-headed Fish Eagle)猎食的动态画面将泡沫塑料碎片塞进一条活鱼的嘴里,企图让鱼浮在水面引诱灰头渔雕飞下来捕捉。

灰头渔雕是濒临绝种鸟类,在本地仅有12只至18只,以鱼类为主食。灰头渔雕如果吞下泡沫塑料碎片,可能因无法排出体外,导致体内肿胀发炎,影响食欲和猎食的能力

李智陞说,国家公园局和农粮兽医局仍在调查当中,因此无法多作评论,但他认为野生摄影不应该只考虑到摄影本身,也要考虑到环境保护这一方面。他说:“野生摄影应该按照自然保护的相关道德和准则进行。”

李智陞认为近年来喜欢拍摄大自然的国人不仅注意拍摄的结果,其实也开始意识到过程的重要性。

另一方面,国家公园局处长黄墩华谴责那些伤害环境和动物的人。他说,针对类似的事件,国家公园局有自己的保护措施,但还是需要公众帮助。他说,国家公园局虽然有自己的员工,但还是需要公众的多几双眼帮忙检测这类非法行为,再向国家公园局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