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后调查:各年龄层“保守派”选民显著增加

一项大选后的全国调查显示,与四年多前相比,本届大选主张维持政治现状并具保守倾向的选民不论年龄都大幅增加,认为政治应该更多元的选民也相应减少。这个趋势在年满65岁的年长选民与21岁至29岁的年轻选民中最为明显。

此外,“保守派”选民群显著扩大的迹象也在不同收入阶层及教育水平的选民中出现。进行调查的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政策研究所研究员认为,大部分选民寻求政治稳定,可能是执政党人民行动党在今年9月大选中取得压倒性胜利,让其得票率从上届大选的60.1%增加到69.9%的原因之一。

不过,政策研究所高级研究员许林珠也指出,这不表示选民不再重视国会的监督与制衡,或不认同国会应有更多不同观点与声音。相反地,根据调查,与2011年相比,有更多选民视这两项议题为关键因素。

她说:“我相信人们一定程度上仍希望国会能更多元,只是他们本届大选似乎偏向保守。这可能因为2011年大选引起选民不满的问题,本届大选大多已消除。”

另外,根据调查,与许多民生课题和政府治理效率等议题相比,建国总理李光耀逝世所引起的效应和工人党市镇会课题的影响都不大,在18项议题中分别排名13与17。比较在意这两项议题的选民主要是新加坡独立前出生的年长国人。

政策研究所是在大选后透过电话访问2015名选民,了解他们投票的考量与倾向。许林珠昨早在政策研究所举办的“选后论坛”上向200多名受邀嘉宾发表调查结果。

调查根据五大因素,把选民的政治倾向归类为保守、主张多元化,以及立场不定。这些因素包括投选反对党议员进入国会是否重要和选举制度是否对所有政党公平等。

结果显示,认为无需改变行动党一党独大局面的选民,从2011年的21.5%显著增加到44.3%;主张政治更多元的选民则从2011年的35.8%减少至18%。一般来说,选民社会阶层越高,或年龄越小,对政治更多元的诉求就越大。

参与调查的新加坡国立大学社会学系副教授陈恩赐指出,民主作为抽象的意识形态仍被许多人接受,但民主与民生之间却也可能出现拉锯。“如果现有政府能确保社会稳定和经济发展,那民主要赢得人心,就更困难了。”

 

Source: Lian He Zao Bao

黄伟曼

2015年11月05日


社交媒体虽普及 主流媒体仍是选民获取选举信息主要平台

选后论坛

黄伟曼 黄顺杰 报道

政策研究员孙婉婷表示,调查显示社交媒体不是存在密封的空间里,它是更大的媒体环境里的其中一个平台,而主流媒体也证明本身可以是很强且具有高度公信力的对手。

本届大选不是“社交媒体大选”,各网络平台在大选中的影响力也有限,选民更多透过电视与报章等主流媒体平台获取选举相关信息,并且最相信主流媒体。

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政策研究所在大选期间完成的两项调查都显示,互联网对年轻选民来说是越来越普及的平台,但网络与社交媒体并没有削弱主流媒体扮演的角色。其中,关注新媒体发展的新加坡政策研究员孙婉婷博士昨午在政策研究所举办的“选后论坛”上说,一项访问了2000名选民的网络调查显示,电视(88.8%)与报章(80.2%)仍是选民获取选举有关信息的主要平台。

排在第三的媒介是主流媒体经营的新闻网站(76.1%),之后是社交媒体平台(69.6%)和即时通讯平台(62.7%)。被问及他们最相信哪些平台提供的选举信息,选民则依序选择电视、报章和电台。

2000名受访选民中,有79%在选举期间会用社交媒体,但这些人当中也有高达98.5%仍同时透过主流媒体获取选举信息。

近半受访者

提名日前已决定要投给谁

孙婉婷指出,新加坡选民在选举期间的网上参与率也不高,也不会使用网络平台来影响或左右别人的政治观点,主要是被动地浏览和阅读。她说:“社交媒体平台的普及以及网民声音被放大,难免让人们以为这个平台在大选期间会引起很大的效应,但我们的研究显示并且也证实,社交媒体不是存在密封的空间里,它是更大的媒体环境里的其中一个平台。”

“主流媒体也证明它们可以是很强且具有高度公信力的对手。”

调查也发现,47.3%受访者在大选提名日之前就已决定投选的政党,九天竞选期不影响他们的选择;这等于每两名选民中有一人早已做好决定。

2000人当中,也有60%透露他们投票给哪个政党,调查结果接近选举成绩,而影响选票的原因依序是政党与候选人的素质(78.5%)、国家的脆弱性(74.2%)、政策改变(67.7%)、希望国会能有更多不同政党代表(65.4%),以及市镇会管理课题(55.3%)。

在政策研究所另一项电话调查中,受访者则将政府的治理效率视为影响大选的最重要议题,其次是政府给予弱势群体的援助以及政策的公平性。在政党的公信力方面,与2011年大选相比,同意或强烈同意新加坡民主党和行动党是可信的政党的选民的增幅最大,也有多15%的选民认为工人党是可信的政党。

政策研究所这次也针对到了竞选后期才做决定的选民做深入调查。这项调查访问的近1800人中,46%到了提名日或之后才选择要投票给哪个政党,其中73.5%选择行动党,26.5%选择反对党。2011年,这类选民中,有66%投行动党,34%投反对党。

新加坡国立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高级研究员陈赞浩在大选后也分析人民行动党、工人党、国民团结党、新加坡民主党和革新党这五个政党,如何在大选前和大选期间使用他们的网络平台。分析显示,与其他政党相比,行动党在2013年榜鹅东补选后就加大社交媒体宣传力度,其面簿网页追随者2011年至今也增加四倍至16万4000人,远远超越反对党。

 

黄伟曼 , 黄顺杰

2015年11月05日


学者: 本届和上届大选成绩属“特殊情况”

过去两届大选凸显新加坡选民投票倾向越来越难以捉摸,好些选民也并不支持特定政党。政治观察家与学者认为,不管是本届大选执政的人民行动党取得的压倒性胜利,或是上届大选中反对党工人党夺下一个集选区的成绩,都应被视为一次性的“特殊情况”。

新加坡管理大学法律系副教授陈庆文昨天在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政策研究所的“选后论坛”上,分析行动党在今年9月大选中取得胜利蝉联执政的原因。他认为,从2011年大选行动党失去一个集选区之后,该党就非常努力赢取民心,让人看到它改变的决心,再加上反对党对民意的误判,没有继上届大选后乘胜追击,到了大选期间又野心过大,导致中间选民最后将选票投给了属于“安全牌”的行动党。

他说:“这显示反对党未来不能只利用选民对行动党的不满,依靠纯粹为反对行动党而支持他们的选民。反对党要说服人民,就要证明他们有能力……他们必须意识到,选民即使希望政治环境能更多元,也不会轻易把票投给任何一个反对党。”

他认为,这次的大选基于上述种种原因,加上区域局势的不稳定,让之前投反对党的部分选民改为支持行动党,但这与2011年大选一样,属“特殊情况”(sui generis),难以复制。

选民未必忠于同一政党

新加坡管理大学行为科学研究院院长陈振中教授则从行为科学的角度,分析选民心理。他指出,2015年的大选结果,将导致各政党变得更谨慎与务实,选举结果也显示新加坡选民不一定忠于某个政党,而是将选票投给他们“认为和觉得是对的政党”。

他指出,反对党因此必须意识到,他们需要尝试了解一般民众关心什么,在乎什么,从而赢取他们的信任。

“执政党就是因为理解了这点,2011年大选后才能成功扭转民意,弥补过去一些政策对它造成的伤害。”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