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透露历史细节 许通美为李光耀访华铺路

1972年2月,美国总统尼逊访问中国震惊全世界,也推开了中美关系正常化的大门。许多人不知道的是,对于刚独立不久的新加坡,尼逊这次历史性的访问也起到一个作用:为新中18年后正式建交,提供迈出第一步的契机。

1990年新中建交谈判的新方首席代表、现任我国巡回大使许通美教授日前接受本报电邮采访时透露:“尼逊访华,让新加坡领导人清楚地意识到,我们必须启动与中国的对话和接触的过程。”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新加坡与中国的关系算不上融洽。已故建国总理李光耀当时担心,受中共或马共指使的左派人士,正在破坏新加坡的政治稳定与安全。新中在1976年之前几乎没有高层互访,新加坡一度限制两国人民的自由往来,两国当年的双边贸易和投资也微乎其微。

许通美于1974年再次派驻美国纽约,担任新加坡驻联合国常任代表。而后几年,他成了启动两国领导人对话的重要推手。

1974年至1976年间,联合国充当了新加坡与中国的联络点。许通美在1974年接到新加坡政府高层的指示,要他与中国驻联合国首任常任代表黄华开始对话。

同年10月,在许通美的安排下,时任新加坡外交部长拉惹勒南在纽约一家餐馆,设宴款待出席联合国大会的中国副外交部长乔冠华。那是一次非常成功的工作晚餐。乔冠华过后邀请拉惹勒南访问中国。乔冠华在那次晚餐会议之后的一个月升任外交部长,此前在1972年尼逊访华时,他也是负责与基辛格谈判的中方官员。

许通美随后在1975年,安排拉惹勒南和时任副总理吴庆瑞分别到中国访问,这两次访问为李光耀访华铺了路。

劝中国领导别抽烟

他在书面回答本报时写:“李先生想见毛泽东主席和周恩来总理,让他们确信我国带着善意。双方领导人同意,即使在没有正式外交关系的情况下,也要促进两国之间的贸易等其他活动。”

李光耀在1976年5月10日至24日首次访问中国。他这次破冰之旅的一大亮点,是见到了当时已病重的中国最高领导人毛泽东。毛泽东在那一年的9月逝世。

要促成这次历史性访问,肯定得下不少功夫。许通美回忆道:“为准备李先生1976年的访问,我‘最困难的任务’,是说服所有中国领导人尽量避免在李先生的面前抽烟,因为他对香烟的烟熏过敏。当时,许多中国领导人的烟瘾很重。”

自从那次访问之后,新中关系便在多个方面开始发展。此后,李光耀过后对中国进行了另外32次访问,几乎每年去一次,有时一年还去两次。邓小平在1978年访问新加坡,是新中关系的另一个里程碑。新中于1980年同意互设商务代表处,本地企业开始更积极探索中国市场,新加坡也在上世纪80年代取消访华的限制。

新中关系既然从70年代后期就稳步发展,为何迟至1990年10月3日才正式建交?

在1990年10月新中建交后,李光耀在同年11月28日将总理棒子交给吴作栋,改任资政。李光耀除了关心新中关系,也非常关心新马关系。在他交棒之前的四天,新加坡与马来西亚签署了独立后首份、也是至今新马两国的最后一份水供合约,以确定马来西亚会继续供水给新加坡至2061年。时间点的巧合不禁让人猜想,李光耀是不是要赶在卸任总理之前,“安顿”好他关心的新马关系和新中关系?

许通美斩钉截铁地否认了这种联想。他回答本报说:“新中建交的时机,与李先生让位给吴作栋先生出任第二任总理的决定,完全没有关系。”

许通美解释,1990年才开始谈建交的原因,更多是因为我国要等印度尼西亚先完成与中国的建交。

新加坡前副外长贾古玛教授在著作《外交——新加坡的经验》(Diplomacy – A Singapore Experience)中提到,在新加坡建国初期,印尼和马来西亚一些对我国不友好的人士,把新加坡称为”第三个中国“。新加坡明白,身为华族居多的国家,如果与中国显得太亲密,会引起印尼等周边国家的议论。

有关台湾的三条底线

1990年8月8日,印尼与中国正式恢复外交关系。同月,许通美受委领导代表团,与中国就建交进行谈判。新加坡是最后一个与中国谈建交的亚细安国家。

领导中方代表团的是时任中国外交部部长助理徐敦信。新中双方在约一个月内,很快完成三轮谈判。

1990年10月3日,新加坡外长黄根成和中国外长钱其琛,在联合国签署建立外交关系的协议,谱写了新中关系的新篇章。

他们联署发表的《联合公报》,仅简单的一行字:“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新加坡共和国政府决定,在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和联合国宪章的原则基础上,自1990年10月3日起建立外交关系,互派大使,并为对方使馆履行公务提供便利。”

为达成这简单的一句话,两国谈判团其实经过了一番拔河,因为谈判涉及中国的核心利益——台湾。

新加坡从一开始就表明奉行一个中国政策,但也长期与台湾保持着军事和经贸联系。台湾自1975年便提供军事基地,让新加坡武装部队在“星光计划”下进行军事训练。台湾也是新加坡的经贸伙伴之一。

许通美说:“我们跟中国在1990年关于建交的谈判,说难不难,说容易也不容易。说不难,因为我们不需要跟台湾断绝外交关系,而且那是因为我们和台湾根本就没有外交关系。”

他透露,谈判不简单之处在于,新加坡政府给了他三条关于台湾的底线:“协议上不能出现任何羞辱台湾的语言;不能破坏我们和台湾的现有协议;我们也坚持,新加坡领导人应有权以个人和私人身份访问台湾。”

新中正式建交后,双边关系迅速发展。两国先后成立了苏州工业园区和中新天津生态城这两个政府间合作项目,高层互访常规化,官员、学生和企业的交流变得频密,双边贸易和投资也翻倍增长。

许通美说:“我相信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这次对新加坡的访问,将让两国已经非常良好的关系,登上更高峰。我预计新中关系的前途一片光明。”

 

Source: Lian He Zao Bao

游润恬

2015年11月06日